北极星电力网首页
广告投放 | 会员服务




2019交易员仿真训练(第九期)第一届泛在电力物联网研讨会售电政策+售电营销+电力交易员培训会议 综合能源服务培训中心
热门关键词:
要闻评论市场报道项目 访谈政策数据技术企业人才财经管理国际人物会展会议培训论坛招标媒体回顾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电力网 > 新闻频道 > 火力发电网 > 报道 > 正文

电力建设铺砌快速发展“高速路” 看疆电巨变40年

北极星电力网新闻中心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汪时锋  2018/10/30 8:51:33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火力发电   关键词: 电力工业 火电 电力公司

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我们在新疆伊犁找到的这本绿色封皮的《电力发展年鉴》里,记录着中国西北地区最早有电的历史。

《伊犁风物》和《伊犁文史资料》都有伊犁将军长庚办电的记载。曾在清朝末期两次出任伊犁将军的长庚,把电灯、电话、电报、照相、汽车等现代技术陆续引进和设置,把伊犁河畔的惠远城办成了当时新疆吸收近代工业文明的窗口。1907年,当地的维吾尔族商人木沙巴也夫从德国购进俄制75千瓦蒸汽发电机,成为了整个西北电力工业的一个缘起。

但从有电到广大百姓真正能用得上电、用得起电,再到电力工业的大发展,让点点星光最终连缀成片闪耀在天山南北,还是要靠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的翻天巨变。

西部发展,电力先行。让新疆瓜果飘香、牛羊成群、工业耀眼、民生和谐,电力工业成为撬动新疆经济社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个核心支点。

筚路蓝缕探索忙:扛起线杆走大山

改革开放初期,位于新疆的伊犁州直属八县一市仅有伊犁电厂和团结水电站为电源的两个独立35千伏供电网络。1978年,这八县一市用电量仅有3000多万度。如果按如今现代化家庭户均用电3000度计算,这仅同今天一片万户小区的年用电量相当。

那个时候,在伊犁的多数人还没有充足的电力可用。即便有电,电力供给的质量也很差。部分群众把供电说成是“脱裤子电”,意思是日常用电时常常无电可用,但等到深夜大家都脱了裤子准备上床睡觉,城市用电负荷一降下来时,家里的电却又来了。

2.png

(图为1976年建成的可可托海水电站2×4500、5000千瓦机组)

居民电力不够用,原因还在电力建设设施少、基础薄。别看新疆是煤炭大省,但电厂要用上煤也不是件容易事。

“改革开放初期,电厂靠雇用的100多辆毛驴车,从几十公里外的煤矿拉回发电所需的煤料。卸煤时,全厂干部职工把自己的洗脸盆都拿出来齐上阵”,回忆起改革开放40年伊犁电网的变迁,已经年过八旬的杜玉杰感慨万千。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全国的中心工作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伊犁电力工业作为当地经济的“先行官”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伊犁电网和全国一样也跨入电力发展的快车道。然而,电力建设条件艰苦,一路走来可谓筚路蓝缕。

曾在伊犁电厂做线路工作的陈师傅对第一财经回忆,刚改革开放的时候都还没有水泥电线杆,“全是木杆子,车上拉来的电线杆上还带着树皮;也没有吊车,杆子拉起全靠人工”。

线路工是个危险性极大、劳动强度很高的工作,尤其是在新疆伊犁这个地域辽阔的地方,更是要常年在荒山野岭作业,一年近300天都要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

1989年4月,现任伊犁输电运检工区运行班长秦忠从部队转业一进入伊犁电力系统,从事的就是线路工作。

秦忠对第一财经回忆,当时新疆全是山,交通车既要运输又要住人,大家吃住都在车上。

“刚开始上杆子是犯怵的:人上到顶上,来回晃;在上面心里不踏实,下到地面才踏实,觉得怎么来做这么个工作?”秦忠说,“在塔上不要老往下看,要多想流程工作,不然越看越害怕”。

尽管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秦忠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20多年,急、难、险、脏、苦、累的“领头羊”作风在秦忠身上诠释得淋漓尽致。“干起活儿来就不要命,急、难、险、脏、苦、累的工作他始终抢着干,别人1天1个杆坑都挖不了,他1天却可挖3个杆坑。”这是与秦忠共事了23年的师傅陈卫功对他最深刻的印象。

3.png

(图为那木把叶尔带领员工踏雪巡线。摄影:杜雪)

据退体老职工杨庆生回忆,当时,伊宁市的经济不发达,食堂很少,出去施工的施工队不是带着锅灶在工地生火做饭,就是由职工自带干粮。因此,施工队被许多同志戏称为“馕班”,意思就是天天带着馕出去工作。

在80年代如火如荼的建设岁月中,以秦忠为代表的伊犁供电公司工程队在条件艰苦的情况下,苦干实干加巧干,才保证了工程速度。

1988年11月,单机容量1.25万千瓦的托海水电厂1、2号机组建成投产,伊宁电网缺电局面遂告缓解。后来,随着3、4号机组的陆续建成投运,托海水电厂以5万的总装机容量骄傲地摘取了当时新疆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的桂冠。

不仅是伊犁,80年代末,整个新疆的电力建设都在加快。

1989年,新疆首家风力发电厂在乌鲁木齐达坂城落户。这座拥有15台风力发电机、总装机容量2105千瓦的风电厂,成为全国容量最大的风电厂。水电、火电、风电齐发展,新疆作为中国能源基地的气象已渐具雏形。

乘着改革的春风,一项项大工程连番上马,一个个纪录被屡屡刷新。托海水电厂的桂冠仅仅保持到了1992年,就被当时新投运的、总装机容量8万千瓦的巴州大山口水电厂一举超越。

天山星火耀南北:不让一个农户因电掉队

电力照亮了城市,但也要延伸至农村。通过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带动农村生产力提升和生产关系调整,实现改革红利普惠,这项重大“战役”在上世纪90年代末打响。

农村电网是当时整个国家电网系统的短板。农村电网的网架基础设施薄弱,电压合格率低、供电可靠性难保证。加上农电设备陈旧老化,设施超期服役,容易造成电能损耗大、停电事故频发。电力供给能力远远满足不了农村经济快速发展和农民脱贫致富的需求。

另外,在电价上,由于农村普遍存在各县乡村“各自为政”的管理模式,使得农民用电的电价成分复杂。有些农村电价高达每度1.5元以上,最高的要接近2元,远远高于城市居民用电价格。

从1997年下半年开始,农村电价高的现象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但农电体制改革涉及面广、政策性强,关系到中央、地方、企业、用户各方利益调整,也关系到农村电气化事业的发展,须有系统谋划。在中央细致研究之后,一场改革农电体制、改造农村电网、实现城乡居民生活同网同价,即“两改一同价”的改革在全国铺开。

1998年的秋天,总投资76.8亿元的农村电网“两改一同价”也在新疆正式拉开帷幕。经过四年大规模的农网改造后,全疆45个无电乡、149个无电村、3.2万户农牧民在2001年结束了无电历史,还享受到了和城市里一样的电价。

有了电,生活变得很不一样。

当时的一份调研显示,在沙湾县的一个村,一天就购买了十几台冰箱;阿克苏地区农村,仅在一年内就新建30多个农副产品加工厂。

看到农村电力设施越来越好,特克斯县乔拉克铁热克乡村民杨学仁在2002年再次创业,用贷款开办了一家农机制造厂。在他提出用电申请的第二天,供电所技术人员就把动力电接进了厂房。后来,杨学仁农机制造厂年产值超过100万元,生产的“学仁牌”多用途粉碎机不仅畅销伊犁,还进入了哈萨克斯坦等周边国家。杨学仁深有感触地说:“是电力部门帮我圆了创业梦。”

2005年的初冬,随着农网完善工程的逐步实施,大山深处的新疆伊宁县麻扎乡一牧场也正式通电了。来自新疆电力公司政治工作部的李易峰记得,通电仪式结束以后,村支书斯德克坚持要带他去拜访一位已经年过百岁的维吾尔族老人。当老人在斯德克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到门边,拉动了新安装的电灯开关灯绳,屋里一下子就明亮起来。老人说,这盏电灯是我生活中的第二个太阳。

4.png

(图为中蒙边境第一村照片通电。摄影:李易峰)

按照国际能源署(IEA)的统计,全世界农村电气化率为58.2%,转型经济国家和经济合作组织国家(0ECD)为98.2%,发展中国家仅为52.4%。而中国所实施的农网建设让中国的乡、村通电率在2007年都超过了99.7%,实现了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一些发达国家都没有达到的水平。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直拨:  媒体合作/投稿:陈女士 13693626116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北极星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营销方案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 1999-2019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