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行业垂直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风力发电网 > 风电运维 > 正文

一个风电工程师的相亲记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  来源:碎瓜诗    2018/12/3 9:26:41  我要投稿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讯:见面地点是一个星巴克。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碎瓜诗“

我当然早到了,这是基本礼仪。

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看着外面。

路上行人寥寥,商场正门口有一个旗杆,旗帜轻轻飘扬。

一个长发女生路过,头发直直的安静的。

我想,旗帜能飘起来,路人头发没飘,

那么这里的风切变指数不是零。

不知为什么姑娘还没来。

星巴克一位清洁工擦完地直接拔了吸尘器插头。

我想,没有关开关就切断电源,这是带负荷拉刀闸,违反安全操作规程。

我正想要告诉清洁工不要这么做,

姑娘到了。

你好。

你好,请坐,喝点什么?

普通咖啡就好。

我们寒暄了几句,介绍自己,程式化的内容,就像遵循行业标准一样。

姑娘问,你是干风电的?

啊,是的。

我夏天开车去海边,一路上都是这些像大奔一样的风车。

什么大奔?

风车三个叶片像奔驰的标志。

哦,这样,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像。不过我们一般叫风机。

我猜你们风电行业是不是很有钱?像金融、互联网,觉得你们挺高大上的。

有钱?高大上?我手哆嗦了一下,像被高压电击中了一下。脑子里闪过了一些流浪汉、矿工、盲流之类的形象。

我说:啊——(无意识的拉长的音调)。不是想象那么好。我们收入很一般。

她说你们不是朝阳产业么,很有前途的啊。

朝阳产业?我手哆嗦了好几下,像被特高压电击中了一下。脑子里闪过了一些未老先衰、英年早逝、生不逢时一些形容词。

我说:啊——(无意识的拉长的音调),也不是朝阳产业,现在已经开始困难了。

长达十几秒钟的尴尬。远远超过了断路器的跳闸时间。

我想缓解尴尬,问姑娘一些问题,但是不知道该问什么。

你们搞风电的都不爱说话?

啊,还行。

那你讲讲你们的工作吧,在风电场忙吗,有意思吗?

这个问题直击灵魂深处。过往几年的工作经历在我脑海里翻江倒海一般地呈现,我有很多想说的。

风电场一般不忙,就是耗人,都是荒郊野外,你闲下来了也没啥地方可以去。我们有一次检修完了,在荒地里看俩鸟打架,那鸟挺争气,始终一副“你瞅啥我瞅你咋地”的那种气势,最后不负众望终于打起来了。我们看了一下午。很有意思。后来,有个不长眼的同事想站起来鼓掌,但是把鸟吓跑了。不管怎么着,也是愉快的一天,如果是野鸡,要漂亮很多,打起来掉羽毛。

我们在风电场升压站上自己烤串。烤串的工具都是自己做的,老有意思了。其他时间不行。主要是工作。你下了风机就是走。也可以开车。我一般是走。看着太阳从东边到南边,从南边到西边。幸亏空气还不错。

我从工作后就没进过电影院,我的同事也是。我们在风电场时用电脑下载的盗版的。一般电影上映三四个月以后就有盗版的了。我们在会议室用投影看,效果很差,但是也凑合。

我恰巧是在一个很偏僻而且交通不方便的风电场。冬天大雪封山,你肯定是出不去的,大雪有一两米多厚。我们提前买足了两个礼拜的菜,囤在升压站里。人太少,时间又太多,我们只好聊天。什么都聊,到最后,聊得山穷水尽了,连每个人家里多少亲戚,---是五服之内所有的亲戚,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家里几亩地,一般种什么庄稼,身体健康与否,都知道了。我们现在彼此之间不说话,就是不想说话。我们看对方像看电脑桌、家具、电饭锅差不多。别人看我肯定也是这样的。我回到家,父母就说我不会说话了,像个木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得了失语症。

故事进行到这里,我突然发现姑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两撇眉毛稍微拧了一下,又加重语气,问道:

你讲讲你们的工作吧,在风电场忙吗,有意思吗?

我才意识到是因为刚才这些话只是心理活动,还没有说出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来了。

鲁迅的一些话总是轻而易举地击穿我。

比如: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被击穿的我,

在沉默的时候在心里把想说的话都说完,

之后脑袋突然放空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冥冥之中还听到一个声音在问自己为什么要来相亲。

就和为什么要驻守在风电场工作一样荒诞。

我想了半天,嘴唇和舌头像是在受别人驱使一样,说出来一句:

在风电场很没意思。

姑娘也有点局促了,不自然地把手放到桌面底下。

古怪尴尬的气氛像一座冰山把我俩都封住了。

我才发现安静的时候呼吸的声音如此之大。

姑娘开着一条破冰船,试图艰难地往前走一米:

你——大概多长时间回来一回?

没准儿,两三周吧,忙了一两个月。

回家一次待几天?

四五天。

将来会一直这样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哦,挺不容易的。那先这样吧,我看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了哈。

好的。

姑娘站起来,推开门,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我想起来来之前母亲的嘱托,

于是给姑娘发了个信息:

到家了吗?

到了,感谢关心。

后附一个笑脸表情。

下次还见吗?

姑娘很快回复:

不用了哈。

没有笑脸表情。

我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周遭的空气也变得欢快起来。

毕竟,今天已经是我最近几个月说话最多的一天了。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声明: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风力发电网的稿件为北极星风力发电网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违者必究。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转载其他网站资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