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行业垂直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风力发电网 > 风电产业 > 正文

2019可再生能源补多少?中央财政预算已剧透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  来源:风电峰观察  作者:宋燕华  2019/4/16 8:54:03  我要投稿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讯:2019年4月2日,财政部公布《2019年中央财政预算》,表明2018年中央财政实际对可再生能源支持70亿元,2019年预算支持金额为86亿元(2018年预算支持84亿元)。

What?可再生能源补贴跟中央财政预算有关系?资金来源不是基于用电量的可再生能源附加么?为什么近年来风电、光伏去补贴调整中财政部的话语权越来越来强烈?经常释放出财政对可再生能源补贴预算不足无以复加的信号?2019年多次征求意见而尚未公布的风电、光伏电价文件均提到了“以财政补贴确定需纳入财政补贴的新增规模上限价格”的方式。

可再生能源补贴、可再生能源附加、中央财政预算三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以下将进行详细匡算与分析。

从能源局到财政部

2006年发布的《可再生能源法》,明确了可再生能源发展战略,对于可再生能源高于传统火电电价部分的电价补贴的来源及支付方式,仅做了原则规定。“电网企业依法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所发生的费用,高于按照常规能源发电平均上网电价计算所发生费用之间的差额,附加在销售电价中分摊。具体办法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制定。”

政策初期,补贴管理工作主要由能源局牵头,资金收付则由财政部统筹,由于涉及部门较多,决策链条过长,加之缺乏具体执行细则,电量统计数据口径不一,补贴申报、审批、发放工作相对滞后。

2012年3月,财政部、发改委、能源局联合颁布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简称《附加管理办法》)明确了财政部在补贴管理中的主导地位和“按季预拨、年终清算”的原则,及补贴资金管理的详细规定。

此后,补贴申报拨付工作流程相对清晰,而市场普遍将关注重点放在了可再生能源企业申报、审核、公布、资金下发上,而对补贴资金来源、征收、与补贴需求的匹配则较少关注和研究。

总量有余、征管不足

2011年,财政部、发改委联合发布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了资金的两大来源:“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包括国家财政公共预算安排的专项资金(简称“专项资金”)和依法向电力用户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简称“电价附加”)等。”

其中,电价附加以第二、第三产业和居民用电量为税基,地区上扣除西藏、新疆(2013年以后),是补贴资金的主要来源,也反应了补贴主要来源于市场而非政府、是传统电源与可再生能源之间的价格调节机制的内在逻辑。专项资金则来自于财政预算,起到调剂和补足差额的作用。

640.webp (17).jpg

相关资金均由财政部负责征管,可再生能源附加收入的预算和实际取得情况反映在历年中央财政预算-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中。

640.webp (16).jpg

由于可再生能源在总发电量中占比整体较低,如果征收标准制定的合理,可以实现可再生能源附加的收支平衡。事实上,伴随十二五期间可再生能源的迅猛发展,从2006年以来我国6次上调电价附加征收标准,从最早的0.1分/kwh,逐步提高至1.9分/kwh,考虑到电力用户的承受能力此后征收标准未作调整。

640.webp (15).jpg

由于电量(西藏、新疆部分以经验值4%扣除)、征收标准公开透明,实际应征收金额可以得到相对准确的匡算,与中央财政预算中实际取得电价附加收入进行对比可知,历年实际征收比例仅为60%-70%,伴随用电量上升,近年来每年都有大于200亿元补贴附加未能取得,这其中自备电厂征收难是最为核心的影响(由于2012年底开始可再生能源附加才纳入财政预算,以下主要分析2012年以后的数据和趋势)。

640.webp (14).jpg

640.webp (13).jpg

图1 历年可再生能源附加应收额(左轴)、实际征收额(左轴)与征收率(右轴)(亿元、%)

光伏带动、需求激增

相比补贴征收来讲,补贴需求的分析难度较高。一方面,从电源结构上,风电光伏占到可再生能源补贴的主体部分,但仍有生物质等其他类型可再生能源项目补贴需求,而此类电源在数据统计的准确性上存在一定难度;另一方面,近年来各类可再生能源普遍存在标杆电价和补贴需求下调的现象,但各年各类电源发电量统计中难以区分新老项目电量占比,因此无法清晰测算度电补贴需求。以下将结合各年各类项目发电量和电价对补贴需求做出估计。

640.webp (12).jpg

640.webp (11).jpg

图2 历年风光生物质补贴需求及中央可再生能源发放总额对比(亿元)

以上风电、光伏、生物质的度电补贴需求已经相对保守,而且由于还存在外送线路等其他种类补贴需求,各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实际支出额应高于预计补贴总需求,但从上表来看,实际上电价附加支出额始终低于预计补贴总需求,而且满足程度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也就是市场常说的补贴存在拖欠。这与人为控制补贴目录申报进度、发放速度、光伏装机和补贴需求在“十二五”中后期迅速扩大导致补贴需求激增等因素均有较大关联。

2019年中央财政预算中,首次披露了2018年实际执行可再生能源附加支出部分的具体走向(此前只披露总额),这也验证了以上判断,总量上,全部可再生能源平均度电补贴仅为0.12元/kwh,低于现行存量标杆电价应得金额;从构成上看,风电取得补贴比例低于发电比例,目前光伏、生物质补贴强度更高。

640.webp (10).jpg

从可再生能源总支出的构成上来看,2013年中央财政首次将可再生能源附加纳入预算后,电价附加收入一直是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支出的主要来源,财政转移支付为差额补充,占比不超过20%,近两年更是只有10%的占比。(2013年财政转移支付占比高可能由于中央财政预算内部分类问题导致,根据2014年中央财政预算,2013年电价附加收入298亿元,但中央本级电价附加支出仅为84亿元,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155亿元)

640.webp (9).jpg

图3 可再生能源补贴支出解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与财政预算支出对比,亿元)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声明: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风力发电网的稿件为北极星风力发电网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违者必究。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转载其他网站资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