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电力网首页
广告投放 | 会员服务




第四届燃气轮机中国论坛2019“北极星杯”2019光伏影响力品牌评选2019综合能源服务专题培训第六期(西安站)2019光伏新时代论坛暨"北极星杯"2019光伏影响力品牌评选颁奖典礼
热门关键词:
要闻评论市场报道项目 访谈政策数据技术企业人才财经管理国际人物会展会议培训论坛招标媒体回顾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电力网 > 新闻频道 > 核电网 > 人物 > 正文

王寿君:“现身说法”的核科普 也是很有意义的

北极星电力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国核工业  作者:杨金凤 蔡皛磊  2019/9/2 11:29:22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核电   关键词: 王寿君 核安全 中核集团

北极星核电网讯:“我到中国核学会工作之后,感觉比之前在中核集团眼界更宽了。因为之前有些领域我没有特别深入地接触,比如核技术在农学、医学和其他工业领域的应用等。现在我通过参加核学会的各个专业分会的会议,不仅增加了自己对核技术各领域的了解,而且对于如何在公众当中开展核科普等工作也有了新的思路和想法。”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核工业”  ID:cn_industry  采写:杨金凤 蔡皛磊)

2019年8月15日的这次采访,坐在记者面前的,是担任中国核学会理事长一年多的王寿君,也是一手促成了中核集团和中核建设集团重组,而后功成身退,从中核集团董事长位置上离任一年多的王寿君。

2019年5月,王寿君参加在法国举办的国际核电站进展大会,代表中国核学会与其他41个国家的核学会理事长共同签署了《“利用核能共建美好未来”联合声明》,为中国核能企业进入更广泛的国际组织拓展舞台;今年9月,他还将赴维也纳访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希望通过本次出访交流,中国核学会与国际核领域权威机构的联系更加密切;去年年底,他会见了来访的泰国客人,与泰国核学会签署合作备忘录……

可以说,这一年,王寿君成功实现了身份和角色的转变。他如今,俨然更专注于核学会理事长这一角色。

“很多人不知道核,却谈核变色”

记者(以下简称“记”):对于核科普,您一直以来都大声疾呼。在主政中核集团期间,您就提出了国家要设立核科学日;到中国核学会担任理事长之后,您作为政协常委,在今年“两会”期间主要呼吁的也是核科普话题。您认为目前核科普工作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有哪些?

王寿君(以下简称“王”):先说机遇。第一个机遇就是“中国核工业正迎来‘两弹一艇’以来最好的发展机遇期。”这一方面来自于习近平总书记对核工业60年的批示,另一方面源自于中国能源需求的变化。本世纪初,国家要求从适度发展核电转变为加快发展核电,但后来遇到了福岛核事故,核电发展转入低潮期。2012年国家提出核电“十二五”规划还是要启动,但后来又受到能源过剩、弃风弃水弃电等问题的影响,直到近一两年,核电项目审批才逐渐开始恢复。今年核准6个大堆,之后每年批6~8个核电堆还是有可能的。这对我们核电发展是一大利好。

第二个机遇就是我国核电“走出去”的成绩越来越好。从秦山一期建完之后,我们开始建恰希玛一期,接着是二期、三期、四期。目前,4个30万千瓦的反应堆都在恰希玛建好了。巴基斯坦目前在建的,还有两个“华龙一号”,第3台“华龙一号”机组也已经在巴签约了,后面还会有第4台。

以前我们“走出去”只有巴基斯坦,现在就不一样了,还有阿根廷、约旦、沙特、阿联酋、土耳其等国家,中国核电“走出去”的“赢面”越来越大。尤其是“华龙一号”首堆有望明年提前发电,首堆实现提前发电,这在国际上是很少见的。高温气冷堆到明年也有望实现发电。这提振了中国核电“走出去”的士气。

第三个利好,就是现在发改委能源局鼓励核能供热。前些年国家因为环保的问题,提倡煤改气、煤改油,但都不是很成功。因为中国的油气资源主要靠进口,油气供应不足。由此,核能供热就有了市场。

不好的一面是,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我国出现“反核”“恐核”“谈核色变”的情况,老百姓觉得核是危险的,到现在这种状况都没能得到根本解决。

所以设立国家核科学日的目的,就是要向广大老百姓进行核科学知识普及。很多人不懂核科学,但是“谈核色变”。我们需要告诉他们,为什么福岛会发生核事故、为什么切尔诺贝利出了问题,这方面目前大家讲得很少。

我们要加强核技术应用。核工业各方包括中科院都大力推进质子治疗,开发加速器,也是为了通过核技术对癌症的治疗来增加公众对核能的好感。

“中学生是一个突破口”

记:针对当下的核能发展态势,核学会将如何就此开展核科普工作?

王:设立国家核科学日的目的,就是要对社会公众进行宣传引导,让大家觉得,核并不是很可怕的,不是说沾到核就会有问题。核学会下一步就是要做好“核你在一起”课题,通过推广核技术应用,让社会大众都能感觉到我们的生活离不开核。

现在我国不仅要设核科学日,还要打造国家核科技馆,这是更直观的。现在,虽然我们每个核电站都有核科技馆,但都相对较小,而且核电站一般选址较为偏远,普通公众很难专门去看这些核电站的展馆。而国家核科技馆会建在首都或者一二线大城市,这样就能让更多人来看、看了之后放心,核能发展的阻力就会小一些。

我们还在设想,通过问答式的电视节目比如《一站到底》等更有趣味性的节目和活动,吸引更多人关注核,让老百姓都能来了解核。

现在中国核电开展的“魅力之光”核电科普知识竞赛活动做得就不错。我接触了几次,参与活动的这些中学生现在都很有想象力,他们提的问题也很有深度。中学生是一个突破口,中学生搞通了,家长的思想就通了。连中学生都明白了,其他社会公众的反对声音就会小一些。

总体来讲,在核学会层面,我们就是希望以科普宣传为主阵地,用各种方式提高公众对核的接受度。

“培养一个研究员很难,但流失一个很容易”

记:核学会新的五年规划里,提到了想通过青年托举计划等措施来培养核领域的优秀人才,为核领域的院士推选奠定人才基础。您在两大核集团工作期间对人才问题应该就深有感触,进入核学会工作以后,您怎么看待人才问题?

王:核工业发展机遇期,我们更需要人才。

核工业发展经历过低潮阶段,这个阶段中很多核技术人才改行了,不搞科研了。核能发展放缓的时候,很多大学把核专业都取消了。这和整个核电发展趋势是有关的。十年前核电发展放缓,人才流失是很严重的。

搞科研是很枯燥的。培养一个研究员特别是核领域的研究员很难,但流失一个很容易。流转的人才去了核工业的其他产业链还好,但有很多人去了行业外,这是很可惜的。

核领域的关键技术是买不来的。市场经济下人才自由流动是必然的,核工业人流出去很多,这让人很心疼。十多年前核工业刚刚开始盈利,留住人才是比较困难的。近几年核电和其他核领域的发展带动了核工业全产业链的发展,人才发展也有望渐渐好起来。

中国核工业的发展现在还有一个很显著的问题,就是当年评选出的那些院士都超过70岁,陆续退休了,一直没有新的院士当选。核工业是高科技产业,中核集团是高科技企业集团,怎么能一个院士都没有?!不光我们,很多央企和军工企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的人才队伍中间有一个断层,差了一代人。比如徐銤院士,70多岁了,他的徒弟是30多岁的,这中间就差了一代。

现在我们为了鼓励这些30多岁的年轻人快速成长成为科研的中流砥柱,要采取一些举措。核学会希望通过给这些科研人才提供参与论坛、国际交流的机会,通过一些奖项,让他们能够浮出水面来。

我们也会想办法广泛宣传他们的事迹。不然大家很难了解他们所做的研究工作到底有多大价值,在院士评选中就不占优势。而且院士的评选大多靠科研成果说话,比如邢继,他是“华龙一号”总设计师,他评选院士,可能要等到“华龙一号”首堆建成发电。

而像核聚变的研究,是一个非常长期的研究过程,核聚变能不能出院士?当然应该可以,阶段性成果也可以作为评选的一个依据。但前提是,评委得了解这个核聚变的阶段性成果有多大价值。这个不宣传,很少人能懂。

当年核工业领域的科学家,钱三强、王淦昌都是二三十岁出的成绩。现在我们三四十岁的中青年,有一批像邢继那样很有才能的人,不大力宣传,他们就很难进入评委和公众的视野。

总体来看,核工业搞科研太难了,可能几十年也出不了成果。而目前评院士的现状是,评委中懂核工业的人太少了,所以就需要核学会来搭台子,让核科技人才去讲演,核学会推出更多专业杂志让年轻的科研人员去发表文章,也帮助他们评奖,从而增强核工业在评院士上的竞争力。

“‘走出去’不只是合作交流,还有竞争”

记:您曾执掌中核建与中核两大集团,对于核能“走出去”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将这一工作经验运用于核学会工作的国际化建设中,您有什么新的想法?

王:中核集团现在有22家科研院所,每个板块都有自己的科研院所。因为中核不仅是一个企业,更是核工业的一个完整产业链,链上每一环节出了问题都不行。

“走出去”需要的是核工业作为一个整体向外推销。比如中核集团之前是按照整个国家核工业发展布局的核燃料板块,如果现在其他集团募集大量上市资金,也要搞核燃料,就会导致国家核燃料的产能过剩、我国铀业开发的资源也会过剩。

全中国加起来搞核的人不到20万人。20万人的规模,在中央企业里只能算一个中等企业,现在中国航天、中国兵器等央企都20多万人,中石油、中石化都100多万人。所以核工业搞内部竞争会有几个问题——一个是核电厂址因为竞争而变得成本很高,有的厂址到手了又不能上项目,放置那里浪费很大。核电不是简单的市场竞争行为,更重要的是满足国家能源需要。

现在核电“走出去”不光是交流,还要与主要核大国竞争市场。俄罗斯现在拥有世界上三分之二的核电市场,我们的竞争压力是很大的。但俄罗斯资金比较紧张,那我们就可以跟俄罗斯合作开发第三国的核电项目,这就是新的机遇,也是竞争中产生的合作。

国内三家核电企业之间的竞争是没有意义的。“华龙一号”应该是一条龙。“华龙一号”是中国自主研发的,不会被国外技术卡脖子。

核工业三家企业合成一个拳头,参与国际竞争,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人家。我们的竞争对象,应当是俄罗斯、美国、日本、韩国等核大国。

核学会参与国际交流,交流就有合作的机遇。其他国家也有核学会,他们也是依托各国的核工业大企业进行交流沟通。过去他们对中国核学会不太了解,现在我们要主动推介自己,为中国核工业企业整体“走出去”做工作。

另外,我还想去切尔诺贝利、福岛这些地方走一走,这样跟别人宣传的时候,我就能说,那个地方我去了,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可怕。核工业的哪个厂我没有去过?我的身体还是好的。核工业老前辈长寿的人很多,比如刘杰部长享年103岁。刁筠寿老部长今年104岁了,还很健康。这种现身说法也是很有意义的。

“核技术应用,我们宣传得不够,发展得也不够”

记:两会期间,您就我国核技术应用方面的话题发声,有很多精彩论述。那么您现在对核技术应用产业的理解是怎样的?结合核学会的使命,您认为您任期内核学会对核技术应用的推广和普及能够做哪些工作?

王:我觉得,核学会要大力宣传核安全。因为老百姓并不关心核电具体怎么样,他关心的是核电的安全。所以我们要把核电安全作为宣传重点。比如现在核电不会出事故的原因有哪些?历史上三次核事故后,现在那些地方怎么样了?“华龙一号”的能动非能动体系为什么能够确保核电安全?要多讲讲这些老百姓关心的事情。

我们重点要说核技术应用方面的成果,让老百姓真正感觉到“核你在一起”,觉得自己生活中离不开核。我这个理念来自于之前看到的一个“石油时代”的展览,展览的主题是:如果完全不用石油了,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核能是清洁、低碳的能源,如果我们生活中没有核能,那社会环境会是什么样子呢?

核技术应用我们宣传得不够、推广得也不够。同时,我们现在核技术应用得也还是不够。相比中国核电技术已经发展到第三代、第四代,我们在核技术应用方面需要向国外学习的还有很多,可以说还有很大差距。推动核技术应用的国际交流也是我们核学会有所作为的重点方向。要了解国外都在做些什么。核是无国界的。

据说美国核技术应用的产值比核电的产值都要高。我没有精确统计过,但国外核技术应用确实发展得比较好。相比而言,我们的核技术应用进展还是缓慢。一拖再拖,就难以促进核技术应用的推广。

一位核工业的老干部写过一篇文章——《小剂量核辐射有助于延年益寿》。如果我们有准确的科学研究来解释这种现象,那“核你在一起”的活动就可以有更为生动的范例了。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直拨:  媒体合作/投稿:陈女士 13693626116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北极星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营销方案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 1999-2019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