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电力网首页
广告投放 | 会员服务 |




2020年电力交易员仿真训练(第一期)2020风电深度技改及智慧运维3.0高级培训班2020全国氢能产业培训第一期首届中国电力新基建及能源互联网论坛
热门关键词:
要闻政策项目 招标数据技术标准报告企业评论市场会展会议国际访谈人物综合财经管理回顾
您当前的位置:电力 > 新闻频道 > 核电网 > 评论 > 正文

东亚弃核与技术焦虑

北极星电力网新闻中心  来源:嘿嘿能源heypower  作者:SEAVER WANG  2020/6/22 14:30:57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核电   关键词: 核能 核电 三代核电

北极星核电网讯:在东亚民主国家和地区中,核能与日益不受欢迎的政治和经济模式息息相关。

(来源:微信公众号“嘿嘿能源heypower”  ID:heiheidianli  作者:SEAVER WANG)

1.

西方与亚洲的反核情绪

西方对东亚地区核能发展的讨论,通常从福岛核灾开始,最终落到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上。

但亚洲的反核情绪与西方完全不同,西方反核情绪诞生于上个世纪六七十代,基于相关核事故和核废料危险的说法。一直在西方环保主义者中流行的技术焦虑和世界末日言论,与亚洲有关核能、气候变化的讨论很不相同。

2011年日本大地震和海啸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堆芯熔毁,德国——并不是日本——立即决定永久淘汰核能,即使这将导致全球碳排放量上升。

尽管有碳排放问题,但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可能也将会开始淘汰核能。究其原因,与公众的担忧没有多大关系,还是长期以来国内对政治和经济改革的需求问题。

这三个国家和地区的核工业有一个共同点——都与一个备受争议的政治和经济模式紧密联系,改革者迫切需要改变这种模式。

4月,韩国反核民主党获得韩国历史上最具统治性选举的胜利。今年1月,中国台湾主张改革的民进党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值得一提的是,民进党曾提议逐步淘汰台湾的核电站。与此同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他的执政党——自民党,都面临着日益恶化的民调数字。自民党是日本最后一个主要的亲核政党。而2021年的重要选举即将到来。

最近,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全国范围内对新冠肺炎流行作出了出色的应对措施。在中国台湾地区,民进党借机炒作香港问题获得大量选票。日本自民党在民调中表现不佳,因为安倍政府未能振兴日本长期停滞不前的经济,而且这项任务因新冠肺炎大流行而更具挑战性。

然而,再深入一点看的话,三个国家和地区中相似的潜在的政治动向,已经削弱了核能的支持度。

2.

政治和经济改革代表

在这三个国家和地区中,核能部门与根深蒂固的政党以及经济生活中的国家官僚机构、工业团体的权力有着密切的联系。福岛无疑放大了该地区的反核情绪,数十年来,反对核能一直是政治和经济改革的代表。

台湾地区、韩国和日本的核工业,是一党制产物。在这三个国家和地区中,都是由国家主导,保守党长期的政治统治发展核能。通常,这些保守党与工业和商业利益有着密切的联系。

上世纪40年代末的中国内战和50年代的朝鲜战争后,韩国和台湾地区均由独裁政府领导。这些政府注重经济发展,严格限制政治自由。

韩国在1988年才举行第一次自由选举。台湾地区随后在1992年举行了自由选举。虽然日本自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进行民主选举,但自民主党几乎一直保持垄断。

在这些国家和地区,执政党将对能源部门(以及经济部门的其他部分)的控制权移交给国有企业、政府发行专卖权或特权企业的联合。

在台湾地区,国有台湾电力公司控制着台湾电力部门,直到1995年之后电力市场才趋向自由化。

在韩国,由政府运营的韩国电力公司仍然垄断着发电和电网基础设施;其子公司之一韩国水电和核电公司运营着所有的核反应堆。

在日本,电力部门由10个区域性垄断企业组成,它们与强大的经济产业省密切合作。

正如核能是“一党制”国家战后经济规划的一部分一样,反对核能已经成为那些要求政治和经济改革运动的一个部分。

东亚不断变化的核政策,反映出一种可能持续的不断变化的力量平衡。

3.

核能的重要意义

如果由改革派来处理核能问题,韩国和台湾地区民众对核能的支持可能会很高,日本国内的支持也将再次上升。

不过这其中日本的政治局势会有些不确定。由于新冠肺炎的流行,自民党最近在国债控制和提振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功将被忽视。按照自民党规定,安倍在现任首相任期结束下台后,需要要进行领导层的交接。这些都充满了悬念。

但日本反核在野党势力依然较弱,而且几乎没有赢得全国大选的可能,更不用说在经济困难、中国重新崛起、公共卫生危机持续之际接手国家。

在台湾地区,59%的选民支持2018年的公投,以保留台湾的核电站。在韩国,对核能的支持率在福岛事件后有所下降,但此后反弹至70%左右。日本舆论仍有分歧,但自福岛核事故以来,支持率缓慢反弹。

在这三个国家和地区,核能作为清洁能源的主要部分具有重要意义,再加上它们对化石燃料进口的严重依赖。如果核电站退役,可能将导致碳排放大幅增加。

在日本,可再生能源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难题,从地理位置到官僚主义,再到电网老化。福岛核电站关闭后,用化石燃料取代核能,导致碳排放量急剧增加。

2016年,台湾地区提出了一个大胆目标——2025年可再生电力占总量的20%。但在2020年还达不到中期目标的一半,远远低于岛内核电站16%的发电份额,更不用说进一步降低电力部门的碳排放了。

至于韩国,国内核电站提供了四分之一电力,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量仅占1.9%。虽然政府为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定了崇高的目标,但迄今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这些目标会实现。

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无论各地区对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和承诺如何,核能都将决定该地区的碳排放情况。而且在上述三个地区影响较大——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位于世界第三(印度)和第四(俄罗斯)碳排放国之间。

如果这些国家和地区反对核能,不仅东亚地区会受到影响,波及将达到全世界。

因为台湾地区、韩国和日本是先进制造业的全球主导者,尤其是韩国,其核反应堆设计出口海外的历史悠久。反对核能将导致全球反应堆关键供应链的丧失,将是东亚以外地区核能和脱碳的一大损失。

4.

新的机遇与挑战

东亚地区反对核能的政治立场与该行业的历史和实力有关,而不是民众对核能的强烈反对,这为该行业利用不同的技术、商业模式和市场结构进行发展和演变提供了机会。

例如,先进的模块堆设计具有固有的安全特性,可以解决人们对潜在事故的担忧问题。随着该地区逐步摆脱国营模式和强大市场垄断,电力市场将开始放松管制,模块堆规模小、部署灵活的优点将十分适合推广。

始终如一,真正透明的对话,强有力的监督框架以及对能源安全和经济效益的重视,是核能被更广泛接受的关键。

在新冠肺炎流行的大背景下,处于快速和剧烈变化过程中的能源部门将会出现更多的不稳定性。

甚至在新冠肺炎危机爆发之前,韩国、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就处于能源市场转型的边缘,能源转型是核电未来地位是一个核心问题。虽然一党专政和战后计划经济的遗留问题已被社会、政治和经济自由化所取代,但东亚核能和解决气候变化的前景仍悬而未决。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直拨:  媒体合作/投稿:陈女士 13693626116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北极星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营销方案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联系我们 | 排行 |

版权所有 © 1999-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