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电力网首页
广告投放 | 会员服务 |




2020年电力交易员仿真训练(第一期)2020风电深度技改及智慧运维3.0高级培训班2020全国氢能产业培训第一期首届中国电力新基建及能源互联网论坛
热门关键词:
要闻政策项目 招标数据技术标准报告企业评论市场会展会议国际访谈人物综合财经管理回顾
您当前的位置:电力 > 新闻频道 > 火力发电网 > 企业 > 正文

​负债额连年超1900亿元 河北最大煤企经营业绩频亮红灯

北极星电力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武晓娟  2020/7/31 17:29:45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火力发电   关键词: 煤炭企业 煤炭 冀中能源

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请你集团与冀中能源集团协商,对其发行债券提供担保。”河北省国资委日前对河钢集团、开滦集团、河北港口、建投集团等四家公司下发的一则通知,让冀中能源集团近年来密集发债一事再度成为行业焦点。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能源报”  ID:cnenergy  作者:武晓娟)

据记者了解,为解决资金问题,冀中能源从2017年开始密集发债,仅今年以来就已发行16笔债券,合计226亿元,但企业经营业绩并未好转。根据2017-2019年公开的年度财务报表,该集团总负债分别为1907亿元、1911亿元、1903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82.79%、82.44%和82.43%。而与此相对应的是,今年1-6月煤炭工业规模以上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4.8%。在此背景下,冀中能源远超行业70%的警戒线,已成为典型的“负债大户”。

冀中能源并非个例。前不久,四川省最大煤炭企业川煤集团债务违约80亿元,开始进行破产重整。另有多位受访者透露,山西、甘肃及东三省地区多家煤炭企业目前也陆续出现债务危机苗头。冀中能源为何连年债台高筑?“东家起火,西家冒烟”,煤炭企业因何频现债务问题?

借新债还旧债,深陷资金困境

“冀中能源资产负债率高且流动负债占比高,这意味着冀中能源每年还款压力很大,去年仅利息支出就高达85.79亿元。依赖外部融资偿债,很容易陷入这种‘借新债还旧债’的恶性循环。”华北科技学院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高新阳对记者说,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冀中能源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项及存货分别为231.41亿元、154.81亿元以及104.33亿元,占流动资产的42%,在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持续加大的背景下,上述流动资产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很难流动的。

北京能研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技术总监焦敬平指出,去年下半年煤炭行业价格中枢开始下移,冀中能源煤炭板块经营下行风险加大;化工产业也面临相似困境,上游价格下行造成化工产品价格承压;航空板块长期处于亏损;制药板块投入大,收益不稳定。

一位曾参与制定冀中能源发展规划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冀中能源之所以深陷债务困境,一方面是由于在兼并重组、扩大规模和多元化发展等过程中投资金额过大;另一方面是由于煤炭生产仍是其利润的主要来源,但目前煤炭后续优质资源储备不足,现有资源开采难度加大,开发成本不断提高,导致主业盈利能力下降。此外,去产能、安置员工和老矿区转型升级难度大,也加重了企业负担。

多元化发展,出路还是包袱?

值得注意的是,在“十二五”期间,冀中能源提出了“一体两翼、多元发展”的战略方针,大力加速发展煤炭主业,同时依托华北制药和河北航空实现跨行业布局。

但西安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邹绍辉指出,经过多年发展,冀中能源各大产业之间并未形成合力,煤炭和新能源、医药健康、装备制造、化工(建材)、现代金融等错位发展水平不够,相互补位增效作用发挥也不够。

上述业内人士对此表示赞同:“目前冀中能源除现代物流外,其它多数产业规模都较小,缺少高端和具有竞争力的产品。而现代物流由于利润率较低、防范风险压力大、安置人员规模小等因素,不足以支撑未来冀中能源转型发展目标。”

据介绍,冀中能源的多元化发展战略,一度被不少业内专家认为是煤企做大做强的有益探索。但高新阳指出,目前来看,冀中能源的多元化发展战略不仅没有带来良好效益,反而加大了企业自身经营压力。

“隔行如隔山,在对新业务领域不熟悉的情况下所作的决策很难说都是明智的,决策失误不仅导致更多支柱产业难以建立,还会给原有支柱产业增加负担。”高新阳说,“搞多元化发展战略,不但要有雄厚的资金实力,还应具备很强的软实力。但由于煤炭企业大多还停留在粗放型管理阶段,管理水平、一线生产人员素质较低,研发能力、创新能力不足,除煤炭主业外,如何兼顾多产业综合发展本身就是多元化发展的大难题。”

“多元化发展本身没有错,也是煤炭行业应该坚持的方向。”邹绍辉指出,“过去讲多元化发展,倾向于产业链纵向延伸和横向关联,但现在看来这是有问题的,不应一味追求规模和全产业链发展。”

盲目扩张,煤企负债已成常态

据记者了解,饱受债务困扰的煤炭企业不在少数。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尽管实施去产能政策以来,煤炭行业产业结构和布局得到调整,行业出现了短期利润回升,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但除了国家能源集团、山东能源集团(新)、中煤集团和陕煤化集团等少数企业外,大部分煤炭国企,特别是老煤企,普遍存在资源赋存及开采条件差、生产成本高、人力负担重、企业盈利能力弱等问题。

“煤炭企业的债务问题,大多是由于前些年大量收购不良煤炭资源,以及盲目扩张造成的。”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邢雷直言,债务负担重是多年的老问题,既有历史原因,也有产业决策错误,还存在政府主管部门乱干预的问题,难以在短期内解决。

高新阳对记者表示,不少煤炭企业领导干部市场经济意识不强,总认为国企出了问题时会有国家兜底,在前一个经济周期中,对新上马项目的发展前景分析论证不到位,在经营战略调整方面也存在较大盲目性,摊子铺得太大,只重规模不重效益,给日后的生产经营带来较大隐患。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进一步指出,煤企现今普遍负债与早前政府主管部门的干预有很大关系。“企业发展较好的时候,不少地方政府将一堆与煤炭不相干的产业塞给企业,有的地方政府甚至强令煤炭企业收购资源不够优质的小煤矿。虽然‘好马拉快车’的初衷是好的,但现实却是‘慢车’太多拖垮了‘好马’。”

把握政策窗口期,做好“加减乘除”

当前整体宏观经济形势下行、煤炭和煤化工产品需求下降,使本就背着沉重债务负担的煤企资金流动性愈发紧缩,进一步放大了煤炭企业的债务压力。

冀中能源这类煤炭生产企业怎样才能迈过债务这道坎?邹绍辉指出:“对企业而言,首先应提高资产流动性;其次,在短期内降本增效,提高各产业的市场竞争力;另外,要进行长期的产业结构优化。”同时,焦敬平表示,希望政府多给予煤炭行业支持,从财政税费减免、债转股市场化等角度提出能够落地的金融措施,帮助煤炭企业摆脱短时困难。

为避免债务危机,多位业内人士建议,煤炭企业应围绕煤炭主业发展,适度多元化,避免盲目扩张。在此基础之上,有效处置僵尸企业,做到盘活存量和优化增量并举,减少无效供给,降低企业债务率。此外,高新阳还认为,可以充分利用疫情爆发后金融机构向企业大幅度让利的特殊时期,积极调整经营战略。

“总体来看,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仍然任重道远。”焦敬平强调,煤炭企业应回归主业,重新审视自己的主营业务,做好“加减乘除”,珍惜政策的窗口期,做好新旧动能衔接。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直拨:  媒体合作/投稿:陈女士 13693626116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北极星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营销方案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联系我们 | 排行 |

版权所有 © 1999-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