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核电核电建设与运行评论正文

亚洲核电困境:乌克兰战争推动能源转型(下)

2022-05-27 17:35来源:嘿嘿能源heypower关键词:核能核电能源转型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谁能抗拒一种能源——“二氧化碳排放量比煤炭少70倍、天然气少40倍、太阳能少4倍、水电少2倍、风能等量”?这就是欧安诺(Orano)提出的问题,欧安诺是一家核燃料循环公司,一直宣扬核能发电的环境优点。

(来源:微信公众号“嘿嘿能源heypower”作者:heypower)

1、小型模块化反应堆:改变游戏规则

撇开风险不谈,核能游说团体认为,裂变不仅是污染最小的发电方式之一——欧盟在2月份授予核能绿色标签——也是最便宜、最可靠的方式之一。

根据经合组织核能机构(NEA)和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在2020年的联合研究,铀的“确定可回收常规资源”足以维持135年,但如果投资和创新得当,可以延长到250年。这种元素甚至以微量形式存在于海水中。“我们有一个好消息,我们在过去50年里一直在这样做。”

伦敦非营利组织世界核协会总干事萨马·毕尔巴鄂·利昂(Sama Bilbaoy Leon)博士去年5月在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说。她提醒与会者,核能是发达国家仅次于水电的最大低碳电力来源。“世界各地的核电站已经安全、可靠、经济地运行了60多年”。

在同一次网络研讨会上,国家能源局核技术发展和经济部门负责人黛安·卡梅伦(Diane Cameron)谈到了“一条核创新管道”,它可能会极大地改变电力选择。“高级SMR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她说,“有了正确的扶持性政策措施,SMR可能在未来五到十年内实现商业化——我们正在谈论短期创新。这不是20到30年后的事——它不是核聚变,它正在发生,而且很快就会发生。”

SMR提供了更多分级核项目的可能性。通常在300MW以下,对周边影响很小,不需要大量的水来冷却。

工厂的模块化建设提高了交付时间、建造质量和测试。SMR可以安装在新加坡等小国、泰国普吉岛等度假岛屿上,或者横跨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群岛,那里不相邻的土地阻碍了各种基础设施的发展。

三菱重工最近宣布,他们正在为本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开发小型反应堆,这些反应堆将能够在17分钟内调整产量——大约是目前所需时间的四分之一——结合自然波动的可再生能源改善基本负载供电。

支持者表示,建设核电站的成本,与分散性、间歇性更强的水电、风能和太阳能相比,具有更少的选址要求。即使在寒冷、黑暗和无风的冬天,核电站也可以一直以90%的容量运行。

其他人则不那么确定。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高级分析师伊莎贝拉·苏亚雷斯(Isabella Suarez)告诉《日经亚洲》:“核能在气候、安全和金融等方面存在重大问题,使其无法成为最可行的零碳技术,对大多数国家来说也是不太可能的解决方案。”。

苏亚雷斯说:“我认为,已经发生变化的是,各国已经开始制定明确的路线图,努力实现净零未来,各国政府正在考虑自己的选择。我的感觉是,其中许多都不会超出探索阶段。”

2、政治冲突

韩国核能

5月上任的韩国总统尹锡悦似乎并不担心核能的负面影响。他计划将核能增加到该国能源结构的30%,并在该国东海岸的新韩蔚核电站恢复建造两个新机组。据国际能源机构的数据,截至2020年,该国81%以上的能源来自化石燃料,只有15%来自核能。即将卸任的总统文在寅在2017年提出了一项核淘汰计划,当时的民调显示,超过60%的人支持该计划。根据文在寅的计划,到2034年,核电容量将降至19.4 GW。四座新的核电站被取消,并计划用液化天然气(LNG)取代它们。总部位于首尔的非营利组织“我们的气候解决方案”董事金若津在最近关于新核电站的民意调查中说:“继续和取消核电的人口结构与政党的人口结构基本相同。更多的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对核工业的一般看法。”京熙大学核工程教授郑文进告诉《日经新闻》,斗山重工是韩国国家电力公司核能子公司的供应商,该公司股价在尹锡悦3月当选后的几天内上涨了10%。

菲律宾核能

菲律宾也在经历一场核转变,尽管核电从未为其电网供电。2月,杜特尔特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指示将核能纳入国家能源结构,并成立一个跨机构小组,重新开放巴丹核电站(BNPP)。在某个阶段,菲律宾领导的东盟国家,目前只有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通过实验反应堆涉足核能。马尼拉附近的BNPP建设工程始于1976年,当时正值1973-1974年的中东石油危机。1984年,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总统在任期间,这座工厂完工较晚,耗资23亿美元,但从未投入使用。最初,人们担心地震带来的安全问题,紧接着是1986年2月的人民力量革命和4月的切尔诺贝利事故。阿基诺总统终于在1986年11月将BNPP封存。《东盟邮报》最近报道称,来自俄罗斯Rosatom国家原子能公司的20名专家对封存的BNPP进行了“谨慎的访问”,并估计使其投入运行将花费30多亿美元。巴丹的启用可能需要五年时间,这是马科斯的儿子Bongbong的标志性政策。Bongbong目前是下个月总统选举的领先者。能源部长库西说:“经过改造,BNPP仍然可以使用。我相信我们可以操作它,但问题是政治意愿。”

越南核能

越南的形势也可能发生转变。2016年,出于安全和成本考虑,宁顺省两座总容量近4000 MW的反应堆计划被搁置。有报道称,工业和贸易部现在希望将核能纳入电力发展计划8的组合,该计划仍在起草中。

中国台湾核能

台湾的核辩论是最政治化的辩论之一。去年12月,台湾举行了一次公投,以决定龙门核电站的命运。龙门核电站是一座2700MW的先进沸水反应堆,由当时执政的中国国民党于1980年启动,但从未完工,近53%的人投票反对重启。国民党人气的下降,使台湾的核潮流实际上陷入停滞。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承诺,到2025年,台湾将实现无核化,使用可再生能源取代仍在混合能源中的10%的核电。坚定致力于核能的独立记者安吉丽卡·翁(Angelica Oung)认为这是愚蠢的。她在3月份的一份关于新政治的独立数字出版物《眼镜》中写道:“随着近年来的经济增长,台湾将面临能源危机。例如,我们宝贵的芯片制造业就是一个永不满足的电力消费者。”翁认为,放弃相对自给自足的核电,也会带来国家安全风险,特别是会导致对澳大利亚、卡塔尔和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的更大依赖。

3、核疑虑

尽管印度有着地球上最肮脏的空气,但由于争论双方都有强烈的论据,印度在核能问题上仍然持谨慎态度。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希望到2070年实现碳中和,但到2021年,其电力结构中,只有3.1%是核能。虽然该公司计划到2031年将发电量增加近三倍,达到22480 MW,但这仍然是保守的。由于技术、硬件和燃料都必须进口,官方的谨慎是由安全担忧和成本感驱动的。“

就燃料而言,这是一项经常性成本,”印度前电力部长E.A.S Sarma告诉日经,“退役是一个非常昂贵的过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任何地方完全完成。在福岛,退役将花费数十亿美元,可能还需要30年。”

据三菱研究院称,福岛第一核电站的退役成本可能超过8万亿日元(约合640亿美元)。CREA的分析师Sunil Dahiya也持怀疑态度。“核能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在尝试,但从未真正对印度起到作用,”他告诉《日经新闻》,“与可再生能源相比,我们看不到它将在印度的清洁能源系统中占据主要份额,后者的范围大得多。”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和福岛核电站在20世纪中期的技术上都出了问题,人们仍然担心,尽管人类可能已经足够聪明地开发了核能,但仍然没有足够的智慧来安全地管理核能。IAEA扮演着一个有点精神分裂的角色,试图确保经常被忽视的1968年《核不扩散条约》(NPT)得到尊重,同时促进和平利用核能——“原子促进和平”——以确保核材料不被转用于军事用途。前联合国助理秘书长拉梅什·塔库尔(Ramesh Thakur)在2014年回信称,“世界对如何阻止伊朗越过核武器门槛,以及如何说服、哄骗或胁迫朝鲜作为一个信誉良好的无核化成员国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感到迷惑。即使是在核能交易方面,《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也在严重受损。”

CREA的苏亚雷斯告诉《日经新闻》:“各国要回答的一个大问题是,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投资核电,以及这是否是一个比目前可部署的其他可再生能源更好的选择。”。苏亚雷斯继续说道:“一座新核电站的酝酿期是20年,因此,如果目标是快速过渡到零碳能源,它的建造速度将不足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外,与核能相关的可变成本和资本成本仍然非常高,因此,如果目标是稳定或降低电力成本,这并不理想。”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