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火电火电产业评论正文

《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22》解读: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

2022-06-30 14:57来源:能源杂志作者:武魏楠关键词:BP能源转型煤电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6月28日,BP公布了2022年最新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通过对2021年全球能源数据的观察,我们无疑可以发现许多能源产业正在发生的变化。而且在与2020年能源数据甚至更早的数据对比,我们能够窥探能源转型的不易。在此《能源》杂志为读者们挑选部分要点进行详细地解读。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源杂志”  作者:武魏楠)

全球还处于碳增长周期

根据2021年的《年鉴》,2020年全球能源需求下降4.5%,全球的碳排放更是下降6.3%。这让全球碳排放回到了2011年的水平。按照这样的减碳速度,2050年全球可以减排85%。

从最新数据来看,这种设想不仅需要付出每吨减碳1400美元的代价(2021年鉴),甚至我们都没有进入全球减碳的周期。

2022年《年鉴》指出,2021年全球一次能源需求同比增长31艾焦(涨幅5.8%),创下史上最大增幅。不仅扭转了2022年能源需求下降的趋势,甚至比2019年还要增长了1.3%。其中化石能源的消费总量没有变化,但是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从2019年的83%下降到了82%。而五年前这一数字为85%。

能源消费的增加带来了二氧化碳排放水平的增加。2021年的全球碳排放同比增长5.7%。其中能源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了5.9%,接近2019年的水平。

1.png

从全球的宏观角度来看,2022年全球经济被新冠疫情重挫。这直接导致了能源消费和碳排放水平的下降。这种减碳不仅需要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更是无法重复的偶然性事件。

2021年,全球经济逐渐从疫情中恢复。尽管还没有重现疫情之前的经济发展水平,但是能源消费和碳排放已经开始抬头。这说明与碳中和相比,世界各国更重视的还是发展而非碳中和目标。我们必须找到一条同时满足发展和碳中和的解决方案。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的全球经济复苏并不稳固,可能也不会持久。全球性的衰退问题在进入2022年之后逐渐显现。这无疑会对2022年的能源消费和碳排放产生影响。这让我们无比期待2023年的《年鉴》会为我们带来什么样子的数据。

人类无法轻言摆脱化石能源

化石能源消费的总量基本没有变化,但是内部的比例结构确实有了一些改变。

全球石油消费量同比增加了530万桶/天,但是和疫情之前的2019年相比,还是少了370万桶/天。

考虑到经济在逐渐恢复,石油消费同比疫情之前的减少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1. 全球经济发展还没有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2. 在交通领域,航空业依然备受疫情打击。汽车行业的电动化替代持续增加。

3. 油价持续暴涨(2021年平均油价突破70美元/桶),部分行业选择替代能源。

减少的石油消费,被天然气和煤炭占据了。2021年全球天然气需求增长5.3%,已高于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首次超过了4万亿立方米。2021年全球煤炭消费增长超过6%,达到160艾焦,略高于2019年,是自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天然气的增长令人欣喜,因为这建立在天然气价格同样出现强劲反弹的基础上。2021年,三个主要天然气地区的天然气价格都强劲反弹,欧洲上涨了四倍,达到创纪录的年度水平(TTF平均为16.02美元/mmBtu),亚洲液化天然气现货市场增长了两倍(JKM平均为18.60美元/mmBtu)。美国亨利中心的价格在2021 年几乎翻了一番,达到平均3.8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这是自2014年以来的最高年度水平。

可以看得出来,相比于去年主要国家中只有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大幅增长了7%,今年欧美亚的天然气需求都在不断回暖,这直接刺激了天然气的价格上涨。

2.png

天然气的价量齐升表明,在能源转型时期天然气作为低碳能源的重要作用开始被逐渐重视。不过这也潜藏着危机,在天然气消费相比疫情前并没有特别巨大增速的情况下,天然气价格的增长还是超出了预期。而且LNG的出口增速是2015年以来最低的。

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因素:1,疫情打击了部分地区的生产;2,化石能源投资在碳中和的舆论下持续下降,开始影响产能。如果不能恢复一定量的天然气投资,那么我们可能很快就无法满足能源转型中天然气的需求。

与天然气相比,煤炭的增长在意料之内,而又让人担忧。中国和印度占2021 年煤炭需求增长的70%以上。另外在全球需求的刺激之下,煤炭价格也在大幅上涨。欧洲平均价格为121美元/吨,亚洲平均价格为145美元/吨,为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煤炭一定程度上的复苏很好地反映出了“经济增长、能源安全比碳中和重要”的事实。尽管中国和印度是增长的主力,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欧洲和北美地区在经历了10年的煤炭下降之后,2021年都出现了煤炭消费增长。

因此,一味地单纯削减煤炭等化石能源,并不是实现碳中和的有效路径。如果不能够找到真正的替代能源,那么我们就不能避免在碳达峰之后又出现一个先的碳排放高峰。甚至不能排除在彻底退出煤炭之后的若干年,再度重新启用煤炭。

重视二次能源

作为最重要的二次能源,2021年发电量增长6.2%,与2010年金融危机后的强劲反弹(6.4%)相似。

很遗憾,在煤炭复苏的大背景下,煤电依然是电力的主力军,其份额从2020年的35.1% 增加到36%。而天然气发电虽然在2021年增长了2.6%,但是在发电中的比例却从2020年的23.7%下降到了2021年的22.9%。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消息,2021年风能和太阳能占发电量的比重达到10.2%,风能和太阳能首次提供超过10%的全球电力,并超过核电的贡献。而核电发电量增长了4.2%——这是自2004年以来的最强劲增长——其中以中国为首。

2021年的风光新增装机容量为226GW,很遗憾没有能够继续打破2022年236GW的增幅纪录。不过这表明风光装机依然保持着很快的增速。考虑到2021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风光装机的影响,我们有理由相信风光的增速在未来会继续保持。

3.png

总的来说,风光等可再生能源的增长是比较在预期之内的。但问题在于这种预期之内逐渐形成了一种稳定,而这种稳定对于碳中和来说并不算足够。众所周知,电力系统的脱碳是能源行业实现碳中和最重要的部分。那么我们需要怎样的电力系统脱碳呢?

首先,当然是更大比例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这不仅指的是电力装机容量的高比例,更需要发电量的高比例。

其次,可再生能源发电并不能对煤电形成直接的替代。需要更多的可调节电源保障电力系统的问题,所以需要更多的天然气发电、水电。

第三,基荷能源的替代同样重要。综合考虑发电量、稳定性、经济性和安全性,核电作为基荷能源的比例可以比现在进一步的提高。这一方面可以在零碳的条件下增加电力系统的稳定性,同时也不会大幅度增加电力系统的成本。

从2021看2022

2022年已经过去了一半,2021年《年鉴》中的很多数据与结论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判断2022年可能会面临的情况。以下我们结合2021年的结论,根据2022年的实际情况,进行一些大胆的分析和猜测:

1,俄乌战争的破坏性。

毫无疑问,2022年的能源产业会被俄乌战争彻底影响。这不仅仅表现在全球能源供给和价格上的剧烈变化,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国都会重新思考能源安全、能源成本和低碳环保之间的关系,以及三者的权重。

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在短时间内会有不少国家将能源安全摆在首要位置。这可能会直接导致化石能源消费的复苏在局部地区短时间内加剧。进而对巴黎气候目标的实现带来更大的阻碍。

2,能源转型和能源体系面临的冲击正式开始

俄乌战争叠加新冠疫情,可以说能源转型(或者说全球碳中和历程)刚刚开始就被迎头一棒打懵了。从2021年的数据来看,全球还依然处在碳排放增长的周期里。考虑到今年上半年煤炭复苏的势头甚至比2021年更为强烈(至少在某些地区是这样)。我们可以悲观地判断2022年的碳排放依然是持续增长的状态,甚至2022年的化石能源消费量和比例都会上升。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对于全球碳中和是一次大强度的“压力测试”。在这样解决极端的状态下,我们必须思考出一个同时满足“足够的能源安全”、“实现气候变化目标的低碳环保”、“经济上可承受”的减碳路径。

3,过去十年可再生能源增长是脆弱的

这并非是可再生能源的问题,而是整个电力系统乃至能源系统的问题。

我们在实现可再生能源高速增长的时候,有意或者无意间忽略了它给能源体系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包括但不限于让体系更加脆弱)。在全球经济增长稳定、能源市场稳定的情况下,这没有问题。但是当这种脆弱达到了某种“阈值”或者有外力冲击体系(例如俄乌战争)的时候,这种脆弱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么改变可再生能源波动性、间歇性的特性(这几乎不可能);或者就用其他能源、技术来平抑这种特性带来的负面影响。

电化学储能、核电、水电、氢能……不管是成熟的、不成熟的技术,经济的、还是不经济的能源类型,都会在未来成为投资的热点与风口,并且不会是短期行为,而是长期的一种趋势。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