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核电核电建设与运行国际正文

法国核能的阵痛与未来

2023-01-09 12:08来源:嘿嘿能源heypower作者:heypower关键词:核能核电法国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在欧洲摆脱能源危机的过程中,法国依靠其强大的核工业处于强势地位,核能提供了法国大部分的电力。但是,法国的核工业一直在经历一个棘手的时期,因为其很大一部分反应堆不得不关闭进行维护。分析师们将此归咎于运气不好和十年前的政治交易的后果。

(来源:微信公众号“嘿嘿能源heypower”  作者:heypower)

当俄乌克冲突引发欧洲能源危机,同时气候变化肆虐全球时,法国应该为其为其庞大的核电产业感到庆幸。毕竟,核能几乎不产生任何二氧化碳,也不会让各国依赖俄罗斯。

法国在欧佩克禁运引发1973年的石油危机后全力投入核电。而英国不同,英国当时在北海挖掘了丰富的化石燃料储备,也成为现在受能源通胀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现在,核电生产的能源约占法国能源的70%,该比例为全球第一,这要归功于被称为梅斯梅尔的长期战略(以其设计师、当时的总理皮埃尔·梅斯梅尔的名字命名),以培养国内的核技术并建立一个大型的核反应堆群。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布鲁塞尔办事处经济和贸易高级研究员雅各布·基尔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解释说:“显然,法国没有大量的煤炭或天然气储备,他们无法在北海开始钻探;还有高卢主义者希望确保国家独立,而法国已经有了一定的核专业知识,因为它有独立的核武器系统,被称为frappe力量”。

归功于这项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的政策,2019年法国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约为4.5吨,而英国为5.2吨,德国为7.9吨,后者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

法国的核电站“对欧洲很重要”

但是,法国并没有享受到其被吹嘘的核工业的好处,而是在2022年从德国进口电力。据位于巴黎的法国国际事务研究所(IFRI)的能源专家、法国工程院院士奥利维尔·阿佩尔(Olivier Appert)称。截至11月,法国56座核反应堆中有26座因维修或保养而关闭,创下了历史纪录。不过截至1月2日,这一数字已降至15座,预计到1月底将降至9座。

同时,法国政府正在将经营这些发电站的法国电力公司EDF完全国有化,以阻止其破产。EDF的新老板Luc Rémont在10月说,该公司面临着“严重的危机”。

阿佩尔指出:“法国的核能生产在2022年8月达到了30年来的最低水平。法国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是一个‘电力净出口国’。但是,自2022年秋季以来,由于维修问题,法国在30年左右的时间里首次成为净进口国。即使能源需求的降低意味着它在1月2日再次成为能源出口国。”

这使整个欧洲的情况变得更糟,因为它面临着俄罗斯断供天然气导致的能源紧张。

“法国的核电站对整个欧洲的发电非常重要”,阿佩尔继续说。“这是高度关联的,每个成员都为系统的整体安全做出了贡献。”

运气不好?

在某种程度上,法国的核电站可以被视为成功应对1973年能源危机的受害者。当法国相对快速地进入当前的能源模式时,许多核电站都是在同一时间建成的,这意味着它们必须在同一时间进行维护。它们也是按照单一的标准建造的,这意味着在一个工厂发现的问题会促使其他工厂进行修复。

“工厂将需要停机进行维护或大修,每两年或十年发生一次。但是核电站停止运行的时间被疫情延长了很多,因为在封锁期间人们当然不能像往常一样工作。因此,我们真的不能低估疫情对法国目前的核问题方面的影响。”

基尔克加德指出,除了疫情的影响,去年夏天的干旱是另一个“坏运气”,导致法国的核能力下降,因为这意味着“可用于冷却反应堆的水更少”。

然而,目前的问题并不仅仅是运气不好。在2012年总统选举前,社会党人弗朗索瓦·奥朗德与绿党达成协议,以换取他们的支持。他承诺关闭法国最古老的核电站费森海姆的两个反应堆,并在2025年前将法国核能发电的比例削减到50%。尽管奥朗德违背了部分协议,将核能对法国能源需求的贡献保持在70%左右,但也关闭了这两个反应堆。

逝去时代的遗迹

十年前,人们对核能的看法是完全不同的。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因海啸造成的核灾难使许多人对核能感到警惕,甚至促使当时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绿党的压力下承诺在德国逐步淘汰核能。

除了福岛效应外,对天然气供应安全和化石燃料的环境影响的担忧在十年前并不突出。“不仅仅是德国,还有许多其他欧洲国家,包括法国,都相信与俄罗斯的关系”,基尔克加德指出。“而且早在2012年,包括德国在内,欧洲很多人认为从环境的角度来看,核电是一个比碳排放更大的安全问题,”他补充说。

所有这一切都变了,因为每年夏天的热浪都在烘烤着欧洲,而俄乌冲突让欧洲人认为俄罗斯作为欧洲大陆的天然气供应商是难以维持的。根据11月公布的民意调查,近80%的法国公众支持核能,比2016年上升20个百分点。甚至绿党执政的德国也在将三座核电站的寿命延长到4月。

基尔克加德指出:“反对天然气、反对化石燃料的言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核能这样的基本无碳能源得到了支持。奥朗德在2012年的承诺是一个已经过去的时代的遗产。”

“但是,奥朗德协议的后果促成了法国目前的核困境。这将使许多有才能的工程师放弃法国的核部门,因为‘人们不会把他们的未来献给一个被认为处于末期衰退的行业’。此外,这么多法国反应堆如此老旧显然是有原因的。它们没有被持续替换,所以奥朗德的声明绝对有影响。”

得益于马克龙的复兴?

甚至在能源紧缩之前,奥朗德的继任者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就热衷于更新梅斯梅尔的计划,使法国保持在核工业的先锋地位。2021年他宣布,工业战略的“首要任务”是让法国在2030年前开发一批尖端的小型核反应堆。

在制定这一长期计划的同时,马克龙采取行动,在短期内将EDF完全国有化,以便国家能够注入资金。

“将EDF国有化意味着可以投入大量的公共资金来解决问题,而且这对马克龙的政府来说很容易,因为它是一家国有公司,它所损失的资金(将是相当大的)将暂时不会正式出现在公共账簿上”,基尔克加德说。“话虽如此,国家仍将出钱治理EDF。”

在这个过程中,马克龙的战略将把法国的核电部门带入一个新的模式,不建造大型反应堆。比如EDF在英吉利海峡旁边的弗拉曼维尔建造的反应堆,该反应堆已经被延误和成本超支所困扰。

基尔克加德总结说,“这种新方法很有可能取得成果。建造小型反应堆有很大意义,因为它们更快、更容易建造。因此,不太可能出现建设延误,而且,更容易找到合适的地点。这意味着它们对法国有利,特别适合出口到英国等人口密集的国家。”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