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电力网首页
广告投放 | 会员服务 |




2020年电力交易员仿真训练(第一期)2020风电深度技改及智慧运维3.0高级培训班2020全国氢能产业培训第一期首届中国电力新基建及能源互联网论坛
热门关键词:
要闻政策项目 招标数据技术标准报告企业评论市场会展会议国际访谈人物综合财经管理回顾
您当前的位置:电力 > 市场频道 > 火力发电网 > 市场 > 正文

国电环境保护研究所常务副院长刘志坦:我国煤改气实施策略研究

北极星电力网新闻中心  来源:电力头条APP    2018/1/18 13:18:23  我要投稿  

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由北极星电力网主办的2018煤改气天然气发电新项目建设投资高峰论坛于1月18日在北京召开,国电环境保护研究所常务副院长刘志坦发表主旨演讲:我国煤改气实施策略研究。

2017年的天蓝了,对“煤改气”,大家看到的是一个结果,这个结果不是2017年才做的,是从2012、2013、2014年以来的量变到质量的结果。集中气替代分散煤经济可行,是“煤改气”的主要途径。

以下为会议实录:

国电环境保护研究所常务副院长刘志坦:尊敬的各位行业同仁大家上午好,今天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就当下大家都非常关注,就是“煤改气”的题目跟各位做一个交流。今天我汇报的主要内容是,2014年,能源局电力司当时委托我们院做过一个我国“煤改气”策略的题目,今天讲的是当时课题研究的部分成果。当时国家能源局为什么开展这个课题研究呢?有一个背景,第一个是大家都知道2012年开始我们环境质量问题、雾霾的问题,上至中央领导、下到普通百姓都非常关注的话题。尤其前两年关于雾霾和环境质量的段子是层出不穷的。那么每到冬天,空气和质量环境是大家绕不过去的话题,那么2016、2017年情况得到改善,但是我们的环境形势比较严峻。那么导致问题的其中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煤炭消费比重过大,我们长期以来一次能源消费在60%以上,超过世界平均3倍以上水平。那么就环境质量,国家也把“煤改气”,改善环境质量作为重大的实施举措。那么在“煤改气”过程中遇到第一个问题就是天然气整个成本偏高,所以导致经济型不好。第二个在“煤改气”的过程中缺乏一个整体的布局,特别是矛盾在2017年显得特别明显。很多地方锅炉拆了,但是很多天然气的设施还没有建起来,或者是建起来但是天然气还没有过去。去年对天然气的“煤改气”也提出了各种质疑。

2013年是我们国家煤炭消费的拐点,随着未来清洁不断低碳化,2013年出现了拐点。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煤炭消费过高,但是反过来我们电力消费这一块又不够高,我们的煤炭80%是用来发电,我们国家应该讲主要污染物排放主要是燃煤。

各种污染物的排放,比如说烟尘,80年代时是非常粗放的一种经营,到2016年这个数据已经降到0.08克,发一度电消耗0.08克的煤。然后是小锅炉,等等。

“十三五”规划里也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们整个天然气的装机容量要达到1.1亿千瓦,那么天然气的发电包括长三角、珠三角、京津这些发展地区。天然气发电的经济型,天然气的70%是来自于燃料,他的整个建设成本是比较低的。

我们国家常规天然气这一块单比储量还是比较低,但是我们非常规天然气,包括现在的新的可燃冰,从现在储量来说还是非常大的,从我们国家天然气的供应应该说不用太担心的。气荒也好,断气也好,这是后面需要解决的。到2020年天然气供应达到占比24%,25%左右,这个很大的发展空间和发展潜力。

那么煤改气最主要应该是环保的问题,大家都知道由于三次能源的特性决定,天然气和煤炭相比是低碳能源,清洁能源,因为天然气里没有粉尘,不会产生粉尘和硫渣。基本上在正常符合气候下,基本上控制在50毫克以内,燃气锅炉相对煤气锅炉也有一个很明显的优势。

2015年我国中东地区都完成了超低排放,按照国标的烟尘要求,比如2016,把烟尘做到5,二氧化硫做到35,氮氧化物做到50,2015年大部分中东地区燃煤污染都达到了燃气的标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燃煤电厂做到燃气电厂一样干净了。这对“煤改气”还有没有必要?我们对国家做“煤改气”的装机做了一个测算,我们拿了一个9FA的绩效值做了一个比较。烟尘和二氧化硫按照5和35算下来,燃煤机组肯定比燃气机组好。因为这几个燃煤机组的测试结果是测试仪表造成的,二氧化硫基本上是很低的,所以按照这个标准测算肯定不是很科学的。

我们专门做了一个实地的调研,从前年开始,基本上对国内典型的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半数以上的地区都做了调研,二氧化硫和烟尘这个排放值是更低的,而且整个燃气电厂没有无水排放,而且前提没有任何加工的。所以燃煤机组在环保方面,我觉得燃气机组也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这一定也希望大家来相信和肯定这个数据。

这是从燃气和燃煤污染物排放对比分析拷贝出来做的一个测算。

燃煤锅炉也是这样的。下面讲必要性,这是我们最核心的部分,什么是“煤改气”,这个我当时做研究的时候我,大家的理解是不是一致的,所以我们首先做了一个定义,要用评价的标准,环境、安全、技术方面做一个评估,这几方面都没有问题才行。

在安全、环保、技术层面,用“煤改气”是没有问题,关键是一个经济型能不能绕过去,所以从经济型我们用了一个效益分析法,叫做CBA法,通过项目比较,比较是政府用来决策投资的一个方法。怎么做计算?我们当时就选择了两个典型地区,第一个关于燃煤锅炉,当时我们选择了天津,当时河北还没有启动,所以我们选择了河北、天津。

用分散气替代集中煤,大家都清楚我如果是一个30万或者是60万的机组,环保上很完备实现供热,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把它拆掉。

第二个是集中气替代集中煤,比如我们认为一些电厂相对管理比较好,集中度比较高,但是对于一些比较小的10万、5万的这些基本到了设备寿命期的,安全第一。安全,毫无疑问,自动化程度更高一些,安全性没有问题,技术也是更高的。环保,最主要的是一个经济型,我们把天津的数据所有大概气价、煤价环保排污收费的标准,测算下来以后呢,发现用分散燃气替代燃煤锅炉的话,这个从经济上确确实实是不可行的,所以为什么“煤改气”一定要政府补贴。

我们对集中气替代分散媒,安全上,技术上也毫无疑问,环保上各种指标也没有各种优势。通过测算,按照当时的标准,还有供热的价格,用燃气联产的话,经济型好于分散锅炉,用集中的园区型的联产项目,替代园区里的锅炉,从经济型这也是可行的。投资江苏的积极性比较高,而且江苏的很多联产机组效应也是比较高的,像每年的利润大概是在4个亿左右,所以通过这个研究我们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只有经济型可行的方案,可能更有长久的生命力。但是在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时段选择什么样的替代路径也很重要。

分散气替代分散煤,我觉得在特殊时段特殊的地方有他使用的地方和价值。至少目前整体经型这一关过不去了。

第二是优质的天然气能源,如果把它直接烧掉,那是暴殄天物。那么就像刚才黄微秘书长说的,我们认为还是不断集中热电联产,这个应该是“煤改气”推荐的替代路径。

那么最后做一个小结,我们应该旗帜鲜明的肯定“煤改气”的大方向,而且我们要实事求是的做好“煤改气”,“煤改气”是一个好事。关键如何把好事办实。因为“煤改气”,从一次能源替代关系来说,全世界推进能源清洁化是一个大的方向,中国也不例外。2017年的天蓝了,我觉得对“煤改气”,大家看到的是一个结果,这个结果不是2017年才做的,是我们从2012、2013、2014年以来的量变到质量的结果。

我觉得“煤改气”的气荒不是硬缺气,不是说世界的天然气没有气来保证我们用气。因为保障供应组织方面出现了一些,包括价格方面的一些问题,我觉得出现是局部性的,大家从全局去看待这个问题。

第三个结论是刚才已经测算在当前的边界条件下,用分散气替代分散煤肯定是不经济的。这个包括从河北也好,包括用电肯定是不经济的,肯定需要政府拿钱出来补贴。

第四个集中气替代分散煤经济可行,是“煤改气”的主要途径。重点不是用来发电,就是用来解决小轱辘,包括我们东北、河北,原来上了很多机组,那个机组很多都是10万,20万比较老的机组,正好也到了寿命期,正好拔掉上新的机组,这个对分散锅炉是比较少的

所以建议我刚才已经说了,“煤改气”的方向,我觉得是正确的。但是如何把这个事变实,企业还有政府要做好统筹规划,保证天然气的供应。另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行业也积极向政府反映,应该给予一定的优惠和鼓励政策。

以上是我的汇报,不当之处,请各位专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主持人刘伏生:下面有一点时间大家需要跟刘院长沟通的拒举手适宜。

男1:向刘院长请教一个问题,这个区域的燃气电厂替代燃煤电厂,目前从您的报告里比较好的,主要替代分散的,现在在研究上还是体现在江苏区域这一块比较多。我想问一下这跟江苏的天然气发电的补贴电价有关系吗?还是说其他一些方面的因素?我想通过这个说一下。因为我了解的情况天然气发电在江苏应该是0.74元。我想知道,因为这个从您的报告里面,从长远来说与国与民,包括深受其中的企业都息息相关,希望在您的报告基础上再详细阐述一下。

刘志垣:确确实实江苏在我们国家的燃气发展的区域里也是最好的,除了他的气价变价关系捋的比较顺以外,包括相对其他地方超过200以上热价的承受能力也更好一些。所以我刚才说的结论拿到河南或者是其他地区,如果政策不到位也可能出现行不通。

另外,分散的燃煤锅炉比较多,因为江苏过去几十年经济发展的比较好。包括苏州,苏州是非常发达的地方,到目前为止苏州还有很多燃煤锅炉,所以只能热电联产,包括这些替代的分散燃煤锅炉,会给环境带来改善。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回答清楚没有?

男2:我是会盟电力投资公司的,我请教刘所长一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天然气是比较稀缺的比较高端的一次能源。我个人认为现在用光热,或者是用生物质气,包括直接烧生物质这些来替代分散煤,我觉得是不是更可行一些?当然这个生物质也有一些技术不成熟,或者是受制于资源的运输,但是我个人认为经济型分散煤应该比天然气更优优势?

刘志垣:您说的光热是不是直接像黄明那样终端侧的,至少光电发热在我们国家还是在试点,试点成本至少都是在1元多钱,我们生物质能还是潜力比较大的,但是生物质原来发电,一个是经济型,还有一个是环保。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环保的质量、数量都很难得到一个保障,当时我们国电也建了一些生物质,但是投了以后,当地老百姓马上把这些燃料价格上涨,什么东西都往里面参,我们电厂的厂长跟我讲,各个技术人员都成了农机专家,他要把这种东西分拣出来。我们搞发电这些人主要精力还是搞发电,你算出来张帐来,都可以很多步成的问题,但是最终能不能用,还是一个燃料的替代型的,经济型的问题。

(发言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嘉宾审核)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直拨:  媒体合作/投稿:陈女士 13693626116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北极星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营销方案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联系我们 | 排行 |

版权所有 © 1999-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