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电力网首页
广告投放 | 会员服务 |




第二届光伏新时代论坛暨"北极星杯"2020光伏影响力品牌评选颁奖典礼第一届智能配电网建设研讨会2020新基建充电桩发展论坛2020中国风电产业发展大会
热门关键词:
要闻政策项目 招标数据技术标准报告企业评论市场会展会议国际访谈人物综合财经管理回顾
您当前的位置:电力 > 新闻频道 > 火力发电网 > 评论 > 正文

石油大战 —— 化危为机?

北极星电力网新闻中心  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作者:汤雨 赵荣美 李丹 王进  2020/6/30 11:59:14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火力发电   关键词: 煤气能源 石油 天然气

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此次经济危机、油价崩盘,源于小小病毒。

小小病毒肆虐全球,各行各业深受影响,石油行业首当其冲。油价崩塌后,大国之间围绕石油的大战并未消停,蛋糕更小,争夺更加激烈也更加惨烈。

国家如何在大国竞争中从容应对,化危为机,为未来发展奠定基础?

企业如何在枪林弹雨中保持实力,抓住机会,在下一个复苏浪潮中异军突起?

这是“石油大战,阴谋笼罩?”“石油大战,大国博弈?”以及“石油大战,谁是赢家?”三篇后的继续。

本文希望抛砖引玉,与大家共同研究和探讨。

(本文系投稿  作者:汤雨 赵荣美 李丹 王进   作者单位:国合洲际能源咨询院)

何为石油危机?

何为危机?即面临危险、祸害的时刻,构成国家、组织或个人生死攸关、利益巨大损失的转折点或分岔口,必须快速决策并采取措施。

何为石油危机?为全球经济、各个国家、组织和企业等受到石油价格的剧烈波动所产生的经济危机。暴跌会产生经济危机,暴涨也同样产生经济危机,暴涨暴跌与经济危机相伴相生。

迄今为止的所谓“三次石油大危机”,都是暴涨引发的经济危机,三次危机无一不是由欧佩克组织发起。1960年9月欧佩克组织,即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由沙特牵头若干产油国而成立,正式成为控制全球石油产量和价格的寡头垄断组织。

1、第一次危机(1973年),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为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者,欧佩克组织中的阿拉伯成员国宣布收回石油标价权,将其积沉原油价格从每桶3.011美元提到10.651美元,触发二战之后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持续三年的危机中,美国工业生产下降14%,日本下降20%,波及所有工业化国家。

2、第二次危机(1978年),1978年底,全球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伊朗亲美国王巴列维下台,政局动荡,同时爆发两伊战争,引发第二次石油危机,全球产量从每天580万桶降到100万桶,油价暴涨,从1979年初的额13美元至1980年的34美元,导致发达经济体全面衰退。

3、第三次危机(1990年),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导致海湾战争,伊拉克遭受国际制裁,原油供应中断,国际油价急升到42美元的高点,发达经济体加速衰退。

此外,2003年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暴力冲突,中东局势紧张,造成油价暴涨,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冲击。

三次石油价格暴涨引发的全球危机,实际上是石油输出国组织与石油进口国之间的直接博弈,通过冲击全球经济,实现石油输出国组织期待的利益新格局和全球新均衡。

油价能暴涨,也能暴跌。最近四十年来,发生了八次暴跌。

1.png

1、1985年11月至1986年3月,最大跌幅67.15%。暴跌原因:当时国际石油市场持续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尽管沙特在市场需求疲软时选择了削减产量来支持价格,但无法获得其他产油国跟随,于是单方面宣布降低售价,向市场疯狂“倾销”原油。

2、1990年10月至1991年2月,最大跌幅56%。暴跌原因:海湾战争达成停战协议,石油供给恢复。

3、1997年1月至1998年12月,最大跌幅61%。暴跌原因: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全球经济增速骤降引发石油需求下降。

4、2001年9月到2001年11月,最大跌幅40%。暴跌原因:互联网泡沫破裂, 9.11事件突然爆发,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叠加OPEC增产,全球市场供过于求。

5、2008年7月至2008年12月,最大跌幅75%。暴跌原因:次贷危机爆发,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降至负值,全球原油需求连续两年负增长。

6、2014年6月至2016年1月,最大跌幅76%。油价暴跌原因:页岩油产量迅速增长,OPEC试图通过增产打压页岩油产业,全球供需宽松。

7、2018年10月至2018年12月,最大跌幅41%。暴跌原因:中美贸易争端升级,贸易战一触即发,避险情绪促使投资者离场。

8、2020年1月至4月,WIT创历史的出现“负油价”。暴跌原因:新冠疫情引发需求端萎缩,而俄罗斯与沙特等产油国在进一步联合减产发生分歧,OPEC+成员纷纷宣布降价增产。

历史上,油价大跌的直接原因都是全球经济衰退、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原油需求出现明显的下降。全球需求疲软传递到供给端,引发石油生产国之间的博弈,需求国,特别是需求大国,经常乘人之危,转危为机。

产油国如何应对?

石油是一个全球性的市场,也是一个全球性的江湖。这个市场越来越全球化、越来越一体化。经过一百多年的江湖恶斗,江湖盟主不断变迁,江湖规矩则逐步稳定。

在这种“看得清”又“看不清”的江湖,产油国如何制造危机,利用危机,化危为机?

产油国政府之所以能够掌控该国石油产业,主要原因在于这些国家的石油产业大多为国家石油公司掌控,而国家石油公司由政府控股、顺从政府意志,接受政府监管。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经历各种民族运动和斗争,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强制征收、联合经营、购买股权、成本补偿等,产油国逐步挤出本国内的国际石油公司(International Oil Company, IOC),将国际石油公司在本国的石油产业国有化,组建国有公司。迄今为止,相比产油国40多个,国有石油公司(National OilCompany, NOC)超过70家。显然,国家与国有石油公司在对外方面利益是一致的,产油国政府联合国有石油公司积极应对国际市场的变化,以最大化国家利益。

产油国的问题所在:

1、永恒目标:高价售油,赚取更多的收入和利润;

2、制约条件:自然资源、产油成本、投入预算、产油数量、储油能力、增长潜能等;

3、坚守底线:保持国家或政权稳定,所谓“匹夫无罪,怀碧其罪”。

在以上的认知下,产油大国的策略一般是:

联合周边产油国组成联盟,做盟主。产油大国不希望石油市场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做了盟主,立了盟规,就可以决定产量和价格,从而有资格做成石油江湖的寡头,实现寡头垄断。为此,产油大国必然选择:

1、与其他大国或盟主既合作又争斗。合作是为了制造供应紧张和恐慌,达到更高的垄断,攫取超额利润;争斗是为了更多的市场份额和更多的“分赃”;

2、与进口大国保持密切关系,不至于在产油国之间争斗中失去主要市场;

3、与军事强国保持稳定关系,在国家内部权力斗争和周边国家军事威胁下,必须有村里的“恶霸”做保护伞。

产油小国的最佳选择是跟随,跟随盟主,搭便车。如果盟主实力不济,军事薄弱,难以保护其政权和核心利益时,产油小国也需要交“保护费”,投靠村里的“恶霸”,科威特战争就是典型案例。

产油小国在石油江湖上风雨飘摇,更需要国际市场大买家的长期照顾,需要牺牲部分利益长期捆绑需求大国,以避免市场下挫时流离失所。

在历次发起石油价格暴涨,并引起全球经济危机中,沙特及其牵头的欧佩克组织取得了预想的成功,其他产油大国和小国也弹冠相庆,深受鼓舞。这是迄今为止组织最成功的国际寡头组织之一,可以漠视任何国际贸易规则,只是屈服于政治强权和军事强国,受村里的“恶霸”震慑。

石油价格暴跌,往往不是全球经济危机的缘由,而是经济衰退和经济危机的后果。石油价格疲软,有利于需求国经济重振,有利于全球经济恢复,而无论产油国及石油巨头却难以容忍,联合减产,提高价格自然成为产油国和石油巨头企业的选项。

石油价格长期疲软,必然导致一些产油国收入暴跌,财政亏空,经济崩溃,政权不稳。

一些石油资源型国家,已经提早升级、扩张、延长其产业结构,不再单一或主要依靠石油出口,以应对石油价格暴跌的窘境。这些年来,比较成功的国家如阿联酋、厄瓜多尔和挪威等国。

消费国如何应对?

随着汽车产业的兴起,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美国及欧洲各国逐步变成了石油消费大国和进口大国,至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达36%,欧洲主要国家均超过90%,其中,英国达98%、法国99%、西德93%、意大利99%等。

虽然美欧石油对外依存度很高,但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前,全球石油资源主要掌握在美欧控制的国际石油公司,即IOC手中。1928年9月,世界七大石油公司,也称为“石油七姐妹”,即新泽西标准(之后的埃克森)、纽约标准(之后的美孚)、加州标准(之后的雪佛龙)、德士古(德克萨斯)、海湾、壳牌、和BP等,全部源于美欧发达国家。他们签订了《阿区纳卡垦协定》,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国际石油垄断组织。他们通过协定和补充协定,规定各公司的石油生产和销售限额,划分全球势力范围,控制全球石油核心资产,巧取豪夺全球石油资源,维护国际垄断价格,赚取全球性的垄断利润。1969年其石油产量占当时整个市场经济世界的60%以上。

石油生产国的主要资源被“石油七姐妹”所掌控。美欧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和进口国,通过其掌控的IOC,控制全球石油资源,瓜分全球石油利益,这必然引起石油生产国的抵抗和抗议。民族主义和NOC的兴起,IOC控制的石油资源锐减,并重组为“世界五巨头”,即现在的埃克森、壳牌、BP、雪佛龙及道达尔,至2019年底,IOC原油产量不超过全球产量的25%。石油江湖上,IOC和NOC不断争斗,也不间断的合作,其背后都有金融资本、国家力量和国际政治的支配和运作。

NOC成气候和规模后,欧佩克组织随之成立,并发动了1972年的石油暴涨危机,NOC终于扬眉吐气,而发达国家及全球经济深受其害。

随之,美国率先倡议建立发达国家能源消费国组织,以制衡石油输出国组织,并对国际能源政策进行协商。

美国国务院主导制定了联合原则,计划建立能源消费国集团,使之不仅能够对抗欧佩克组织,还可以影响全球石油市场,从而保护自身的利益,著名的“石油七姐妹”仍在全球能源供应体系中保持重要地位。其时,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利用各种外交机会,推行建立能源消费国组织的美国方案。

国际能源机构亦称“国际能源署”,作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辅助机构之一,1974年11月成立。现有成员国29个,即爱尔兰、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丹麦、联邦德国、荷兰、加拿大、卢森堡、美国、挪威、葡萄牙、日本、瑞典、瑞士、土耳其、西班牙、希腊、新西兰、意大利、英国等,总部设在法国巴黎。其宗旨是,协调各成员国的能源政策,减少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在石油供应短缺时建立分摊石油消费制度。该机构实质上是与第三世界产油国NOC相对抗的一个石油消费国的国际组织,在石油市场、节能、新能源的开发利用等方面一直采取共同对策,以需求侧的垄断对付供给侧垄断,对有效抑制产油国的暴涨动机和行为有积极意义。

可见,石油需求国的问题所在:

1、永恒目标:稳定并低廉的石油价格;

2、制约条件:国内资源、石油替代、需求增长、财政实力等;

3、坚守底线:保证供给稳定,即能源安全。

在以上认知下,需求大国的策略一般是:

通过政治、经济、情报、外交、军事等各种支持,鼓励其掌控的IOC在国际上收购重要的石油资源,介入NOC的组建和经营,签订长期石油供应合约,投资兼并全球重要的石油核心资产,如港口码头、管网、海峡等,投资重要的交通航线和运输、掌控主要的交易机构、掌控石油行业上中游的技术、装备和标准等,以从产业链、技术、金融和经贸等方面制约石油生产国和NOC。

石油需求大国有动力组建需求国联盟,以需求垄断对抗供给垄断。需求小国有动力加入联盟,为此,需求国选择:

1、组建并加入联盟,愿意就石油储备量达成协议,以应对生产国组织的突然减产;

2、积极开发本国石油资源,积极发展石油节约和替代技术;

3、积极扩展海外石油资源,支持其掌控的IOC产业链在全球延伸,兼并全球石油核心资产;

4、以各种方式,包括军事、外交、经济、情报等手段,搅乱生产国联盟,让其内斗不和,难以团结一致并联合行动。

美国牵头组织了国际能源署,很多需求国“搭了便车”,日本、韩国、新加坡及欧洲各国深受其益。

石油企业如何应对?

这次价格崩盘引发的石油危机波及到所有的石油企业,在“石油大战,谁是赢家?”一文中,我们分析了石油产业链上的各类企业输赢情况,如何化危为机?这是每一个石油行业相关企业都要面临的巨大考验。

原则:首先活下来,未来才有机会。

假设:2020年新冠病毒仍在肆虐, 2021年特效药或特效疫苗普遍使用,2022年或将回归正常。

时机:石油相关行业处于历史低潮,虽然在缓慢回升,但或需到2022年才能回归正常,即回到2019年状况。

这场石油危机,或将历时二年之久,石油相关企业会如何应对?未来两年,我们将看到一些现象和趋势。

1、倒闭。集聚在全球石油行业,特别是上中游,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将难以为继,破产倒闭,从此消失于石油江湖。

2、破产。资产负债率偏高,收入陡降,财务紧张,后续融资困难,现金流捉襟见肘,难以等到黎明的企业,不得不宣告破产,或者被清算,更多被重组。

3、失业。全球石油行业,特别是上中游,新增投资将大幅下降,中小供应商和服务商也将艰难度日,难以维持,失业潮来临。集团企业,也会将降低成本作为首要目标,行业大规模裁员应大势所趋。

4、贬值。全球石油核心资产大幅贬值,特别是上游资产,大批石油资产待价而沽。

5、重组。产业相对单一的企业,如果财务允许,或将通过兼并收购拉长产业链,补齐短板。如果财务困难,重组、并入产业链其他企业形成产业互补,应是不少企业的选项。

6、兼并。集团企业,特别是全产业链企业,如果有大资本支持,会在这二年的行业低潮期,乘人之危,兼并竞争对手,壮大其实力和影响力。显然,有国家资本支撑的NOC应会利用这段时机大举扩张。

7、收购。行业低潮期,产业资本更加活跃,携手产业巨头,在全球范围跨界收购、重组。

8、延展。一些石油集团将延展其产业链至能源相关产业,如可再生能源、氢能、新能源汽车、化工、新材料等,形成综合优势。

9、终端。一些能源集团向终端渗透,新的能源技术将更快利用,新的模式将更快实施,特别是分布式能源、能源互联网、多能互补、综合能源服务等。

10、绞杀:油价呈现上升趋势,但每天变化异常、波动剧烈,期货市场“大鱼吃小鱼”现象,更加突出;主要交易机构仍然是全球市场的中心,每天继续上演“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石油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寡头垄断依然故我,“三国演义”还在继续。虽然危机仍在,但是全球石油大局难以撼动。危机过后,一些企业或将永远消失,一些新贵从此诞生。

二年后,又一批石油新贵出现在全球石油江湖,或许其中一些来自中国和大中华区。

作者单位:国合洲际能源咨询院

(国合洲际能源咨询院专注于全球油气、电力、新能源、煤炭等能源相关行业的深度研究、规划和咨询)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直拨:  媒体合作/投稿:陈女士 13693626116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北极星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营销方案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联系我们 | 排行 |

版权所有 © 1999-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