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行业垂直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风力发电网 > 风电产业 > 正文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韩文科:中国能源高质量发展面临的四大问题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  来源:北极星风力发电网    2020/12/5 14:17:26  我要投稿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讯:“能源发展是第一要务,能源安全是为了保障更好的发展。要从严控制化石能源消费,以优化能源结构为核心进一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坚定实施集中式与分布式发展,全面推进传统能源产业和重点地区的转型发展。”

韩.jpg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 韩文科

2020年12月4日至6日,由中国海洋工程咨询协会海上风电分会、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共同主办的“2020中国海上风电工程技术大会”在北京召开。北极星风力发电网全程为您直播。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 韩文科出席大会并发表题为《我国“十四五”能源发展的几个问题》的主题报告。

直播专题:2020年中国海上风电工程技术大会

以下为发言实录:

韩文科: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利用这个时间讲讲“十四五”的问题,去年开这个大会也是人很多,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国内外风电发展的趋势,今年给大家介绍一下“十四五”期间的能源发展,“十四五”期间能源发展几个主要问题,我认为是比较难处理、大家比较疑惑,这些问题可能是“十四五”比较聚焦跟产业能源形式关系比较大的。

第一,统筹能源发展和保障能源安全。

这是“十四五”期间比较重要的问题,五中全会专门有一节讲了“统筹发展”和“安全”,也讲了发展需要有安全的环境,我们现在处于和平时期,发展是第一要务,安全是为了保障更好的发展。

在能源领域里处理好发展和安全问题也非常重要,“十三五”期间国际形势变化比较大,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刁难,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影响了国际能源环境,再加上美国制裁伊朗中东趋势出现一些问题,所以我们国家“十三五”期间有一度感觉到能源问题比较突出,尤其是油气安全,国家从底线思维“保障安全”的角度在煤制油、煤制气方面也做了一些部署,也有一些大家普遍担忧的问题。以保障能源安全为主的煤制油、煤制气的项目有些已经陷入困境,在油价不断走低的情况下建设困难、建成项目也有一些难度。

“十四五”期间怎么能破解这些问题?五中全会提出“统筹能源发展”和“安全”,能源界或者从国家能源政策要把这个问题理解透、把握好,特别在这个度上要拿捏好,既要保障能源安全又要统筹发展,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发展上,要发展好,发展是以高质量为主的发展。

“十四五”期间能源格局将会进一步剧烈的变动,最近中东地区的局势不稳定,尤其是伊朗核科学家遭到了暗杀,像沙特这些国家也开始加大防备的力度,“十三五”期间有沙特石油设施被袭击。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包括美国制裁委内瑞拉,美国能源部前几天发布了最新的信息,委内瑞拉石油生产和出口下降得非常厉害,石油出口除了给中国、俄罗斯还债务以后基本没什么出口,虽然拜登上来特朗普下去,但是这些问题的缓和处理还有一个过程,所以“十四五”期间能源安全趋势依然是比较剧烈的变动,能源安全问题还会受到关注,所以“十四五”期间从能源领域里就要用“共同安全”破解“绝对安全”,实现最高水平下的国家能源安全,我认为“十四五”期间我们国家既要有效应对极端条件下突发造成的极端安全,更主要的是要保障常态共同的安全,这是我国保障能源安全的双重任务。

我们要清楚认识到以下几点:1.世界能源资源是以市场配置为主的供应体系,不是由国家配置的。

2.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着目前国际能源安全维护体系,特别是以石油为主的体系、安保体系是以西方为主的国家主导的,是以国际能源机构IEA为主主导着油气的战略石油储备整个储备应急系统。在今年新冠疫情出现俄罗斯和沙特开打石油战以后油价降得很低出现了负油价的情况下,很多石油公司减少投资出现了严重的危机,也是美国和俄罗斯联手达成了减产的协议使这个局面有所改善,现在石油40多美元,基本是这样的情况,如果负油价延续两三个月,中石油、中石化很多公司会被拖累得非常厉害,整个国际石油供应会变成一个大问题。这是西方国家为主的,我们又要发挥我们的应有作用。

3.中美全面竞争和有限脱钩的国际能源格局,这是一个趋势,过去我们没有这个,“十四五”期间会进一步明确。石油现在变成三大巨头主导,过去是以俄罗斯和沙特主导,现在美国在2019年的时候石油产量已经达到将近8.5亿吨,2015年的时候美国才产5.7亿多吨的石油,它三四年增产的石油比三大石油公司生产的石油都多。

为什么我们要有共同安全破解绝对安全?绝对安全是美国西方国家所追求的,特别是特朗普政府追求的,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追求绝对安全,仍然希望合作安全,也就是和中国这些国家合作,但是特朗普上台之后把中国在能源领域定义为不稳定不可靠的供应国,把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列为不稳定的。怎么维护国家安全?五中全会写出来要统筹安全发展,2018年国家制定了总体国家安全观,总体国家安全观有丰富的内容,比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等,我们既要重视外部安全也要重视内部安全,对内求发展、变革、稳定,对外求和平、合作、共赢,这是总体国家安全观,这种安全观下衍生了能源领域的共同安全,能源领域的共同安全我们国家领导人说得很直白,你也安全我也安全,美国安全我们中国也得安全。“十四五”期间我们要拿捏好,不能把更多的精力花费在怎么样筑牢一个牢不可破或者能够完全保障封闭式安全,我们还是要倡导更多的国家通过外交等各种各样的资源来欧盟、东北亚地区的合作,实现共同的保障,把美国这种绝对安全对中国的施压减小到更多程度,集中更多资源和精力实现国内安全高质量发展,对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创造一个非常好的宽松的条件。

第二,以更有力度的政策导向引导清洁能源更大规模发展。

我们国家、行业、政府主管部门必须认识到全球绿色低碳化的潮流在“十四五”期间会更加强劲,最近陆续有一些国家在加入本世纪中叶碳中和的队列,还会有更多的国家加入,再加上今年气候变化的谈判,这样势必会释放出来更多绿色低碳的信号,我们国家既然在联合国宣布了2060年要碳中和,实际上外国人、国际社不仅看到我们宣布了这个,还看我们决心有多大,既然宣布了那在“十四五”期间会怎么走?现在的政策是不是和宣布的是一致的、协调的、同向的?是不是兑现了更大的政策力度?所以我们在“十四五”期间就要以更大的决心、更加坚定的信心,提出更具雄心的啊中长期的转型战略,说白了就是我们要把2035年、2050年清洁能源发展的目标,尤其是风能、太阳能这样的发展目标提得更高,同时在“十四五”期间要将它落下去落实到发展规划里面,我认为这个还是有很大的阻力,阻力从上到下都有,我们的规划部门、政府主管部门认为我怎么能实现这么大的决心或者更高的目标?试图要找出来一个比较好的答案,我们做政策研究的,行业发展的目标更高,怎么能够使路径很清晰,这个问题清晰,破解问题的答案是从2012年十八大以来一直在走,只是我们忘记了很多过去的努力。

一是要从严的控制化石能源消费,我们只要把化石能源消费严格的控制住,使它不增加往下降就会对可再生能源发展更多的空间,这个导向就会更清楚,最新高层已经释放出来一些信号,对一些地区盲目扩展高能耗的产业也提出了批评。

二是以优化能源结构为核心进一步的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要抓住一些关键的,比如说发电结构,清洁电力的比重每年要上升,这是一个硬指标,在电里面比如说南网清洁电力占到50%以上,我们要求国网清洁电力在“十四五”也要占到50%或者超过50%,不要拘泥这些细节到底能消纳多少、怎么样能够保障我的安全,总书记讲得很清楚,要通过能源供需两侧的结构性变革来推动中国经济社会的变革,这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不要认为很多事情做不出来。

三是要坚定实施集中式与分布式发展,分布式发展是我们从政府、行业到投资者都比较忽略的,开的各种会议现在讲的都是瞄准集中式发展,现在市场上抢的还是这个,分布式发展还没有起来,风能、太阳能都有很多分布式的发电,加州装了很多屋顶太阳能,中国也在装,浙江有些地区也在装,纳入生态家电的系统,屋顶装只是一个方面,通过创新新的业态、创新发展模式使它起来,包括储能等都是如此。

第三,全面推进传统能源产业和重点地区的转型发展。

我们传统能源产业现在对我民国家的能源供给影响是比较巨大的,在某种程度上左右着整个能源经济的趋势,可以看一下这两条线,从2012年到2019年GDP年均增长8%下降到6%,能源消费从2015年的时候开始往上涨,年均能源消费2019年的时候已经超过4%,如果再往上涨这两条线交在一起就说明GDP在往下降、能源消费往上涨,这就回到了十几年以前严抓节能减排的时代,说明我们能源经济不是一个高质量发展而是在退步,经济在发展而资源的投入增大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电器化上升为什么会这样?中间有很多问题,我们现在在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时候刺激经济的主要手段、一些地区眼睛老盯着要上一些高耗能传统能源拉动的,不去上这些新的能源拉动,比如有的地方不去规划,不说上一个大风电场让它淡化海水的这种项目,想着上煤制气煤化工的项目,我们思路要变,我们国家过去在陕蒙地区规划了很多能源化工基地,现在这种基地就应该改成综合能源基地,给它戴上绿帽子叫它变成绿色的经济,不光要发展煤电,这些地区里面有可再生能源,比如风能、太阳能、输送线路,采煤的地区开采石油天然气的地区为什么不能装更多的太阳能、风电,为什么不能用清洁能源生产天然气、生产煤炭?如果这些区域的能源经济变了,它就会和2050年的发展要求协调起来,这些是“十四五”的重点,如果我们不把这些问题深入思考清楚,没有很好针对性的政策引导,就仍然是两张皮,清洁能源在这里发展而传统产业又在不断的做强做大。

第四,体制机制改革和深化能源领域市场化改革问题。

体制机制的改革这两天就碰到问题,有人担心“十四五”要装更多的风能、太阳能,是不是电力系统的电价就会上升了?怎么去评议这个?我们一梳理就知道,从2013年开始国家采取行政命令降电价,必须要降电价,电了几次降到每度电7分多钱,这些年采取政策措施,一般工商业电价每年都要降10%,“十四五”要进一步降电价不是从控制可再生能源的规模降电价,可再生能源拉动不了电力成本上升,主要就要靠进一步电力市场,就要更多的煤电火电充分竞争,如果充分的竞争了发电的标杆电价就会降低,这个是有例子的,国务院去年9月份发布过一个文件讲得清楚,煤电95%改成市场交易,电价就降下来了,上网电价、标杆电价就降下来了,所以这也是一个误区,或者政府部门、行业不清楚,再加上有些电力行业的一些人也往这方面讲,好像风电太阳能不稳定,装得多了就把电价拉下去了,电价要整体降下来就要从这方面推,可再生已经进入平价了,为什么会拉高电价?就是系统性成本太大。

以上是我的分享,谢谢各位。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人审核)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声明: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风力发电网的稿件为北极星风力发电网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违者必究。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转载其他网站资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