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风电塔筒/塔架市场正文

风电塔筒至暗时刻 6大厂家业绩全部下滑!

2022-05-12 16:21来源:北极星风力发电网作者:冉小冉关键词:风电塔筒风电企业风电业绩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2022年一季度已过,各上市企业陆续披露2021年年报及2022年一季度报。在此前我们整理的文章《5大风电整机商业绩大比拼:谁是订单、利润、营收之王?》中,可以透过2020-2021年我国风电整机企业沉浮来管窥这两年的风电产业发展形势。而作为风电大部件之一的塔筒,其上游受控于大宗原材料价格,下游影响着风电整机设备的供应成本,在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近年来风电产业的整体发展局面。

用更贵的原料造更便宜的风机

2021年,大宗商品钢材、玻纤、环氧树脂等风电制造领域上游商品价格屡屡上浮,叠加国内风机“价格战”,加大了风电制造企的业成本压力。

尤其钢材价格如过山车,钢价从2021年1月初的4000元/吨左右,上涨至5月份的7200元/吨的历史高价。据北极星风力发电网查询,截至2022年5月9日,中厚板钢材价格显示为5080-5320元/吨,回落至较为理性的价格区间。

业内有分析机构表示,钢材占风电中游铸锻件环节成本的50-80%,盈利能力对钢价十分敏感。事实也证明了上述结论,2021年是我国海上风电抢装年,按理说国内塔筒企业应该赚得盆满钵满,但除了去年刚刚上市的海力风电利润大涨外,国内其他塔筒龙头天顺风能、天能重工、泰盛风能却出现原材料占比营业成本升高、利润下降的情况。

3a626306348d433fe559e96aeb5855b8.jpg

注:除非特殊说明,本文所采用净利数据均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

这种情况将非常考验塔筒企业的成本控制与传导能力。一方面,塔筒企业可利用产品规模成本质量优质,提高市场占有率,并利用规模优势与钢企达成战略合作来减少价格波动影响;另一方面,塔筒企业可以随原材料价格调整产品定价,及时将成本传导到下游企业。

于是,压力被成功过度到整机企业。但2021年以来,我国整机企业以令全行业惊叹的韧性,持续推动整机价格下降,在“买整机赠塔筒”成为主流采购模式的情况下,硬是将整机(含塔筒)价格从2021年年初的3100元/Kw左右,压低至2021年5月份的2700元/kw左右,再到当前约2200元/Kw。

然而根据我们统计,随着钢价起伏,塔筒价格在2021年始终不太稳定。可以说,钢材价格猛涨之际,正是整机“价格战”酣战之时。真真是用更贵的原材料,造更便宜的风机。

2021年3月,天润新能2021年度风电场风机塔架及附属设备集中采购中,塔筒价格均价约8800元/吨;到了4月,同样是以上项目,不同标段的塔筒价格已经上涨至约9200元/吨。

6月,舞阳分散式、安阳龙安两个项目塔架采购开标,塔筒价格已经上涨至10300元/吨,并且直到2021年底,塔筒价格一直保持在9200-9900元/吨的价格区间。

WechatIMG3254.png

特别说明:该价格曲线由北极星风力发电网根据个别项目统计,不代表全行业平均水平

据最近开标的项目显示,2022年4月,山西省平鲁大山台24MW项目、山西省蒋家坪72MW项目,塔筒价格重新回落至8800元/吨水平。

只能说,无论是塔筒还是整机企业,当下国内风电制造商的日子都不好过。在疫情持续、经济下滑、全球贸易保护盛行的当下,国内风电制造企业仍然面临的很多困难和挑战。

抢装大年,塔筒企业也没赚多少

4月末,国内风电塔筒六大上市企业陆续发布2022年一季度报。

抢装潮过后的市场需求降低,叠加一季度疫情影响,2022年一季度包括天顺风能、海力风电、大金重工在内的六大风电塔筒上市企业在营收、净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上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海力风电营收同比下滑86%,净利同比下滑超过100%。

ab5daea5760450583681b2cdf4302023.jpg

而由于产品交付下降,塔筒龙头天顺风能在2022年一季度总营收同比降低超过47.63%,一季度净利同比降低77%。天顺风能预计陆上塔架产能5月将恢复正常,届时北方的包头工厂、商都工厂、通辽工厂积极保持弹性扩产,追赶1-4月由于疫情丢失的产能。

2021年,六大塔筒企业在总营收增长上大多取得不错的成绩,但在净利上表现却不尽如意。其中,天能重工、泰胜风能较2020年有所下滑。

天顺风能以81.66亿元总营收位列第一,海力风电、大金重工、天能重工、泰胜风能、银星能源分别以54.58亿元、44.31亿元、40.81亿元、38.52亿元、13.59亿元位列第二至第六名。

cedd2a12a48a7ffb08e58191def04f7e.jpg

2021年,天能重工归股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7.53%,其解释称主要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及市场竞争压力增加导致;同样的原因也出现在泰盛风能报告中,泰胜风能表示2021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25.87%,主要因素在于交付的个别项目执行期内原材料价格涨幅较大,导致毛利率较上年同期有所下滑。

2021年,天顺风能“风塔及相关产品”原材料营业成本达39.5亿元,占比86.8%,较2020年同比增长15.4%,对此天顺风能解释称:原材料比重增加主要是因为主要原材料钢板价格走高所致。

从2021年各企业年报得知,海力风电2021年度营收主要来源于风电塔筒、桩基的销售,上述两项业务的营收占比总营收额97%左右;大金重工2021年风电塔筒营业成本33.85亿元,占总成本比重99.22%。

同样,天能重工“塔筒等风电设备”营业成本29.81亿元,占比总营业成本95.19%;泰胜风能2021年陆上、海上风电装备营收占比总营收的90%以上。

业务结构相对比较单一,或许是部分塔筒企业利润收到钢价强烈影响的原因所在。而对于银星能源来说,2021年银星能源新能源发电营收11.67亿元,占总营收约85.85%;设备制造行业营收1.51亿,占比总营收约11.14%,一定程度上促使其2021年净利同比增加367%。

产能扩张,为“十四五”做准备

不管当下形势如何,发展都是硬道理。

在我国“双碳”目标下,2030年风光装机将超12亿千瓦。尤其在当前主要海上风电省份的“十四五”海上风电建设规划中,“十四五”期间海上风电预计超过50GW。

业内有研究数据显示,对应上述容量的增长,风电塔筒、装机的市场需求超过2000亿,国内风电塔筒企业也正在积极扩产,做足准备。

2021年,天顺风能陆续在内蒙、东北、华中、华南等地选点布局,设立塔简生产基地,初步完成全国范围产能布局。新增产能通辽、濮阳基地投产,并在乾安、沙洋、合浦等地积极扩产。目前天顺风能塔筒产能合计约90万吨/年;

至2021年底,海力风电有海力风电、海灵重工、海工能源、海力海上等多个生产基地,分布于如东、通州、大丰等沿海地区。与同在江苏南通的上海电气、海装、明阳等国内知名设备商,建立海上风电装备制造、海风运维、新兴产业一体化的产业链条。

同时,2021年12月,欧洲发布了针对中国陆上风电塔筒的反倾销最终裁定,认定中国的风塔企业存在倾销行为,这也侧面说明了欧盟本地塔筒企业成本高,盈利差,中国塔筒企业成本优势明显的事实。

可以预计,未来国内塔筒企业在海外市场份额将会有一定的提升空间,“两海”战略或将成为未来国内塔筒企业的重点方向。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

风电塔筒查看更多>风电企业查看更多>风电业绩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