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电力网首页
广告投放 | 会员服务




2018综合能源服务专题培训(苏州站)京津冀氢能产业发展暨环境治理大会2018年电力交易员仿真训练(第6期)北极星售电研讨会
热门关键词:
要闻评论市场报道项目 访谈政策数据技术企业人才财经管理国际人物会展会议培训论坛招标媒体回顾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电力网 > 新闻频道 > 核电网 > 访谈 > 正文

叶奇蓁院士:建立中国核电标准体系的时代来临

北极星电力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国核工业杂志  作者:杨金凤  2018/8/31 8:38:19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核电   关键词: 核电标准 华龙一号 核电站

北极星核电网讯:近日,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强核电标准化工作的指导意见》。该《意见》出台以来,引起各方关注。业界对核电标准的关注热情可以说从未减少过。核电标准从根本上来说意味着什么?中国核电的自主发展特别是“走出去”需要核电标准给予多少支撑?对业内专家来说,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不言而喻的。

在亲自参与了该《意见》编写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核集团科技委副主任叶奇蓁眼中,我国目前的核电标准是怎样的态势?建设自主核电标准体系为何意义重大?其中又有哪些需要重点克服的难题?本刊近日就读者关心的这些问题,采访了叶奇蓁院士。

“现在推核电标准化体系建设,

时机成熟了”

记者(以下简称“记”):作为参与《意见》编写的专家,您对国家近日发布的《意见》有怎样的理解?

叶奇蓁(以下简称“叶”):现在抓核电标准问题,是时候了。我国核电标准体系的建设也不是今年开始的,其实已经开展工作好几年了。今年发布了《意见》,看来这个时机成熟了。

中国的核电发展状况是:到2020年,我国核电的装机容量和发电量达到世界第二位。美国排在第一,我国仅在美国之后。同时,目前在建核电站数量,中国最多。另外,真正投运的三代核电先进机组,如美国的AP1000、欧洲的EPR今年都在中国实现了首台发电。中国自主设计建造的6台华龙一号机组正在建设,国内4台,巴基斯坦2台,都完全按计划推进,没有像AP1000和EPR一样大大拖期。去年9月在IAEA年会上发布的,由中国工程院、法国科学院和法国国家技术院三个院做的《关于未来核电建议》的一份报告中写到:三代所有的首堆工程,除华龙一号以外,都大大地拖期了。而我们的华龙一号不仅是自主设计,而且设备国产化率也达到80-90%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说,作为一个核电大国,应该立足于自己的工业标准,不能把核电的标准寄托在别人身上。比如标准里面,很大的一块是材料的标准。虽然关键核电材料在性能、强度、韧性等方面的差异都很有限,但是美国和法国的核电材料都有自己的特点,挂着自己的牌号。而现在这些材料在中国基本都国产化了,也有我们自己的牌号,有些还有自己的特征,但因为这些材料要用在法国标准或美国标准设计的核电站上,却不得不挂一个外国牌号在那里。这些都不太适应中国的情况。所以应该根据中国的工业实际,中国整个生产链的情况,来制定中国自己的核电标准,以适应中国核电的发展。

“标准就是‘走出去’的话语权”

记:中国核电标准的建立,更大的意义是否集中在“走出去”方面?

叶:核电标准化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就体现在“走出去”上。至少在巴基斯坦,我们已经有了两台百万千瓦级的华龙一号在建设。在英国建设华龙一号已列入议事日程,我国和阿根廷也已签订意向合同,未来还会有更多中国自主设计的核电机组走出国门。“走出去”涉及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话语权的问题。标准就是技术上的话语权,中国大规模核电建设和运行的实践是我国标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举个例子,秦山二期2号机组的一个安全端在即将装料的时候,出现了焊缝缺陷,我们请美国人来合作。问题的争议在于,我们在中国制造厂制造的时候,使用的是ASME第三卷(制造篇)的标准:要求焊缝不能有线性缺陷。核电站建成后应该按ASME第11卷(在役检查篇)的标准来检验:该篇要求假设所有的缺陷都是线性的,只要高度不超过标准规定的数值,就可以视为合格。当时的情形是,核电站建造已经完成,运行还未开始,但调试已经都完成了。到底是按照建造篇的标准还是按照运行篇的标准来执行,就有了争议。按照逻辑来讲,当时核电站整体已经建成,不可能因为一条焊缝全部推倒重来,应该按照运行篇的标准来执行。但是如果我们用美国标准,就只能请美国ASME标准的权威来解释,话语权就在别人手里。如果有中国自己的核电标准,那就由我们说了算。

相同的情况,假如我们的华龙一号在巴基斯坦出了问题,如果我们有自己的标准,解释权就在我们手中。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标准,有话语权。

因此,中国要有自己的核电标准,一个是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用电量大的国家在发展这么大规模的核电建设,很可能将来我们的核电装机容量还会超过美国。我们的核电建设一定要落实在中国的工业基础上;第二,我国核电未来肯定要走向世界,我们要把话语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个标准,一方面要适合我们中国的国情,一方面要跟国际接轨。要确保在国际上是先进的标准。我们制定标准不是为了保护中国自己的已有水平,而是要向国际上先进的标准、先进的水平看齐,同时还要不断创新,逐步做到国际领先。所以我们采用的标准也要用国际上普遍采用的标准做参考,择优选取。目前国内核电比较多采用美国ASME和法国RCC标准,较少采用俄罗斯的标准。尤其我们的工业基础材料各方面都跟欧美接近。若果你不跟国际接轨,将来走出去亦会遇到麻烦。

“中国不是没有自己的标准,

而是缺少一个完整的体系”

记:有人说中国看起来有很多核电标准,实际上基本等于没有标准。您怎么看?

叶:实际上,中国过去也编写了不少核电标准,在秦山一期的时候已经有中国的标准,我们叫GB。秦山二期建设的时候也在不断编写自己的标准,乃至我们为水下照明还编写了技术标准,叫GB/T。因为当时按国外标准生产并从国外引进的水下照明经常炸灯,而我们自己设计生产的灯就不会炸灯,因此我们编了这个标准,以支持国产化。

标准虽有,而且也不少,但是缺乏一个完整的体系,其中应包括厂址选择、安全和环境评价、设计(总体设计,系统、厂房、设备设计)、核燃料设计制造、设备制造、施工安装、运行维护、安全保卫、消防、职业卫生、经济分析等。而我国自己编写的核电标准,在核电站设计时的采标率比较低。此外没有形成从设计、制造、施工安装、运行维护到审评、监管等各部门、各单位一致的、统一的标准,没有做到标准实施行政管理的体系化。

大约两三年前,我国开始着手建设标准化的体系。这其中,比较难以统一的,应该是核电机械标准和电仪标准。电仪标准各设计院一般采用国际通用标准,即IEC(国际电工委员会)标准,还比较容易统一。

机械方面出现了两个源头,一个是美国的ASME,一个是法国的RCC。这两个稍有差别。特别是机械设备的材料标准,微观方面有一些体系上的不一致。比如说,美国人的材料强度用氮来调控,而法国是用碳来调控,因此就产生了材料规范上的差异。

还有体现在金属的耐温参数上。比如法国人的回路温度比较高,因此参考法国电站设计的秦山二期两个回路可以发65万千瓦电;美国人回路温度相对低,两环路只能发60万千瓦电。法国人设计的电站发电的效率达36%左右,而美国设计的效率只有30%到32%。因此法国标准关注材料高温性能。

当然高参数亦出现一些其他问题,例如法国的顶盖曾出现环形裂纹,通过分析温度、材料、焊接工艺等因素,后来法国人改变了材料,用690替代600就解决了问题。我们吸取了法国人的教训,采用690。也就是说,我们既吸取了法国标准化的东西,同时又要弥补他们标准方面的不足。

举这些例子是要说明:根据中国核电的实际,符合中国国情,并与两个不同源头的现行标准相适应,制定中国标准十分重要。因此,建立“自主、统一、协调、先进”的标准体系非常重要,这八个字是有深刻意义的。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直拨:  媒体合作/投稿:陈女士 13693626116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北极星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营销方案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