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配售电售电服务评论正文

迎峰度夏 浙江电力市场为何产生34.9亿分摊费?

2022-09-13 08:26来源:享能汇作者:享能汇工作室关键词:电力市场分时电价浙江售电市场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近期,浙江电网《2022年7月全电力市场损益清算结果》出炉,省内电力市场人士惊呼,“全体工商业用户居然要分摊34.9亿元费用?!”

(来源:微信公众号“享能汇” 作者:享能汇工作室)

清算结果如下:一是发用两侧电能电费偏差产生亏损3.8亿元;二是居民、农业用电产生亏损39.91亿元;三是执行分时电价产生亏损3.55亿元;四是综合线损电量偏差费用产生亏损2.64亿元;五是代理特殊用户增收费用产生盈余约0.8万元。

7月全电力市场清算损益合计亏损49.9亿元,根据相关政策文件要求,本次工商业用户实际分摊34.9亿元,纳入月度电费账单中。剩余未分摊资金后续统筹回收。

1-6月,市场总体损益在亏7.37亿至盈1.97亿元之间(见下图),而7月份的总体亏损达49.9亿元,如此对比,数字确实惊人。

享能汇工作室制图1:

1(1).png

根据浙江2022年电力市场月度损益及分摊整理

由下图也可见,浙江省全体工商业用户共分为三类,其一是电网代理购电用户,与全国各省相同,诞生于去年809号文之后,目的在于把中小工商业用户逐步纳入市场大盘;其二为兜底售电用户,是浙江特有的,诞生于去年12底,由指定兜底售电公司承担,目的在于进一步把更多零售用户从代购电范围直接摆渡到市场里去,其三为直接参与市场交易的用户,即原直接交易用户、售电市场批发侧用户、以及由售电公司代理的零售用户。

这三类用户每月共同分摊或分享全体电力市场损益。

享能汇工作室制图2:

2(1).png

根据浙江2022年电力市场月度损益及分摊整理

虽然费用直接摊给了用户,但由于有些用户交给售电代理,不少懵懂的用户还是找到了售电公司,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省内售电人士折算后告知享能汇工作室,“对他们代理的用户来说,每度电大约涨了7-8分钱。”不仅如此,还有省内市场人士预估,“下个月(8月份)的分摊费用应该和7月份的差不多。”

那么问题来了,7月市场为什么亏损如此之高?另外,电网发布的损益,是怎么计算到售电市场用户身上的呢?

首先,市场总盘有亏有盈是必然的。一部制用户、两部制用户共同入市,居民农业属于保供电不入市,代理部分工商业用户在谷电盈利峰电亏损等等多重原因,均会产生市场不平衡资金。

“7月份亏项明细”,最明显的是高达39.91亿元的“居民、农业用电产生的亏损”,比前6个月亏0.84-亏3.62亿元区间高出太多。(如下图)

享能汇工作室制图3:

3(1).png

根据浙江2022年电力市场月度损益及分摊整理

高价买入缺口电量是主要原因。

从电量看,7-8月,正值迎峰度夏期间,浙江全省确实存在用电量硬缺口:

“据新闻报道,7月浙江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11.05%,三大产业用电量全部实现正增长,特别是第三产业用电量更是实现了两位数增长。而到了8月,在极端高温和经济回稳的双重作用下,全省每天的全社会用电量约20亿千瓦时。8月1日至16日,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14.4%。国网浙江电力推动全省所有发电机组“应开尽开”,外来电“应购尽购”,实现统调燃煤机组出力4200万千瓦、气电顶峰917万千瓦、省外受电3790万千瓦,全部创下历史新高。”

3790万千瓦省外受电显然高于去年计划,对比2021年分月电力供需平衡表(如下图)即可看出,去年7、8月在确定外购电力3300万千瓦的前提下,仍存在200万千瓦的缺口。

享能汇工作室制图4:

根据浙江2021年电力电量平衡方案

从电价看,外来电的“应购尽购”也得到了各类佐证:

省内人士表示:“度夏期间,浙江从福建、山西买了很多高价电。由于大家都在抢,最贵要达到1度10元。”

跨省交易人士告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组织的省间交易,最高限价10元一度。”

参与山西省内现货的交易人士也补充:“8月份,山西省内的日前和实时价格,经常一天内长时间保持最高限价1.5元/千瓦时,这很有可能也和往外送电有关系,因为山西现货的时间窗口差,省内机组可以选择外送,外送电量一大,省内供需也紧张了,价格也高。现在迎峰度夏结束,山西的现货价格也回落了。”

根据809号文:

各地保量保价的优先发电量,不应超过当地电网企业保居民用电和代理工商业用户购电规模,不足部分由电网通过市场化方式采购。

尽管没有公开数据显示买电究竟填了那一类的缺口,但可以确认的是,迎峰度夏期间,浙江确实花了极高价格大量外购电。

不过,浙江省内市场人士仍异议不小:“按清算结果看,这不是说给居民、农业保供电造成的亏损吗?为什么全都摊到工商业用户身上呢?”

售电市场不是有自己的月竞价格吗?那么7月的全市场损益,到底是怎么计算到售电市场用户身上的呢?809号文“政策协同”机制提到:

执行代购电价机制后,电网为保障居民、农业用电价格稳定产生的新增损益(含偏差电费),按月由全体工商业用户分摊或分享。

意味着,代购电价的分摊机制,把原本一分为二,分别由电网代理,和进入市场买电的用户绑在了一起,当代购电价明确了分摊明细之后,售电市场则相应在月度竞价结果基础上,同步增加分摊/享费,传导至用户。

浙江9月代购电价明细中,浙江省工商业用户需要分摊“7月电力市场清算费用分摊折合度电水平”分别是0.1593元/千瓦时,以及0.1447元/千瓦时。这也就是7月34.9亿亏损分摊到户的方式。

5.png

图5:浙江9月电网电购电价

电力用户用电峰谷有别,浙江分时电价分尖、峰、平、谷,有的用户告知,9月大概每度电涨了1.2毛,也有售电公司告知,自己的用户每度电涨了7-8分。由于分摊费用计算滞后,比如,7月损益折算入9月代购电价,所以明明迎峰度夏是7-8月份,但市场内用户的电费上涨却体现在9、10月份。

从浙江2022年各月代购电水平看,7月的高昂分摊电价,则把9月代购电价推到了全年第二高。(见下图,代购电价体现为高出燃煤标杆电价的上浮比例))

享能汇工作室制图6:

6(1).png

浙江2022年各月代购电价VS分摊费用

我们在怎么看全国电网代购电价(3)一文提过,影响代购电价因素极多,现在还没法像售电市场一样通过供需形势来推断电价高低,不管是优发电量占比,还是新的分摊明细变化,都会影响代购电价。

于是,有部分眼尖的售电公司研究7月代购电价明细后,觉得略奇怪:为什么9月的平均上网电价那么低?

7(1).png

浙江气电占比不低,因此每度电中含有“天然气发电容量电费等度电水平”。

市场人士表达:“9月用电负荷也是相对较高的,从现在的煤价和国际气价水平来看,发电成本不可能低(从图4看)。” 代购电价中,3-8月平均上网电价均高于标杆电价,与月竞市场行情一致,“怎么到了9月,平均上网电价才0.3819元/度,比标杆电价还低。”

于是乎,不免有人心生怀疑,“各个明细相加构成代购电价,如果平均上网电价低了,那么相对的,分摊费用就有空间调得高,这平均上网电价是多少,与售电市场无关,但分摊费用是全体工商业一起来的啊,这样写,难道是为了分摊而分摊?”

售电公司有如此怀疑,虽然只是推测,但也不是毫无缘由。从最新发布的浙江电力零售市场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来看,原本2021年开始由省内售电公司主导的“用户电费结算权”将被取消。从“主动”变为“被动”,乃省内售电公司的最大感受,也难怪,会对34.9亿的分摊费用提出质疑。

电价的改革,本身就体现在结算逻辑上。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

电力市场查看更多>分时电价查看更多>浙江售电市场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