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碳管家碳税评论正文

欧盟碳关税就差临门一脚 中国投资者要为更多碳定价做准备

2022-11-14 09:07来源:环球零碳关键词:碳关税碳交易体系温室气体排放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按照计划,欧盟的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俗称“欧盟碳关税”)将在2022年年底前结束谈判,2023年开始实施;2023~2026年是碳关税实施的过渡期;2027年起,欧盟将正式全面开征碳关税。

随着2023年的临近,欧盟碳关税也越来越近。自从今年6月欧洲议会通过了新版碳关税草案的修正方案,现在就差“三方会谈”(trilogue)这一最后临门一脚了。

所谓“三方会谈”,是指欧盟有关立法的一个程序,即欧洲议会、欧盟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这三方对各自通过的方案进行最后讨论和博弈。

11月8日,围绕CBAM的 “三方会谈”又举行了一次。这是继7月11日和10月4日的两次会谈后第三次三方讨论,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自从欧洲议会、欧盟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这三方讨论出各自版本后,三方一起讨论了目前CBAM方案的分歧,寻求妥协以确定最终的立法方案。

从COP27气候峰会上传来的信息,各国已经对碳关税表示了兴趣,在欧盟启动之后,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日本都在考虑加入进来。这几个国家加起来占全球进口总额的44%。还有人借此提出“碳俱乐部”的概念,这无疑会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推进各国提高应对气候问题的雄心。

01 欧盟碳关税谈判要在年底前结束

CBAM和欧盟碳交易体系(EU-ETS)强相关。11月8日,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就修订《努力分担条例 》(Effort Sharing Regulation,ESR) 达成了协议,ESR主要对EU-ETS管控范围外部门的温室气体排放进行监管,该修订条例将在正式得到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批准后生效。

由于欧盟整体ESR减排目标的提升,分配方法对各国提出更加严格的年度减排进程。

ETS改革方案通过后,欧盟工业界对CBAM方案的早日通过也非常迫切。

近日,有超过22个非政府组织和行业先锋在一封公开信中,要求欧盟立法者就EU-ETS改革和CBAM达成一致,以利于气候和支持工业转型。

这些组织的共同签署人强调,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有力改革和设计良好的碳边界调整机制,可以真正帮助削减工业部门的排放。为了达到2030年欧盟的气候目标,实现工业部门的大规模减排,在最终的CBAM和ETS立法中必须包括以下内容:

(1)尽快淘汰EU-ETS下免费配额;

(2)对免费ETS配额进行更好的、有时限的定位

目前,ETS改革方案已经通过,CBAM应该也很快。

欧盟主要立法者表示,随着谈判的拖延,CBAM确立可能会出现“小幅延迟”。

欧洲议会环境委员会负责CBAM的议员穆罕默德·查希姆(Mohammed CHAHIM)在三方会谈结束时发布了关于CBAM的进展:

“我们有共同的雄心壮志,要使CBAM获得成功。”

他表示,CBAM的谈判要在年底前完成,也就是在捷克主席国任期结束前完成谈判。这意味着,在这一点上,应该不会有大的延迟,但在过渡期内,CBAM可能会有小的延迟。

到目前来看,若是2023年1月1日实施CBAM将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日期,因为有各种手续,而且我们需要确保委员会和成员国有足够的时间为其做准备。

穆罕默德也表示,希望在12月底能对CBAM的协议内容进行一次大的更新。

02 随着欧盟碳市场免费配额取消,碳关税是防止碳泄漏途径

为了降低碳排放,实现《巴黎协定》1.5摄氏度温控目标,各经济体实行碳定价,无疑是个好事。

但目前由于公众接受程度和政治阻碍,各国的碳价参差不齐,有些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平和覆盖度。

为此,许多经济学家建议实施一个国际碳税,认为各国承担相应的责任是个有效的减排方式。但不论是从可行性还是从“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CBDR)”原则的角度,这是不可行的。

要建立一个国际碳税,或者全球碳市场,难度都非常大。

就欧盟推出碳边境调节机制,也就是碳关税而言,无需正式的多边协商,就能由该国家或地区单边实施。

通过CBAM机制,试图对来自欧洲以外的一些高碳商品(包括钢铁、铝、水泥、电力和化肥)的进口施加碳成本,这些行业产品必须购买与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下的碳价格挂钩的证书。旨在避免产业从高碳价格的地区,如欧盟排放交易系统(ETS)规定的地区,被吸引到那些没有碳价格或者碳价格很低的地区,以减轻碳泄漏的风险。

因为碳泄露不仅破坏了减排的共同努力,使得全球二氧化碳浓度不降反升,还引发了经济问题:为了追求更低的减排成本,企业、工厂外迁而造成本国产业受损。

为了防止碳泄漏,并且留住本国企业,欧盟最初为63个有碳泄露风险的行业发放免费配额。但免费配额的发放使得工业部门缺乏了减排动力,使得EU-ETS的减排成效难以显现。免费配额逐步取消,CBAM将作为补充和替代,以拉平进口产品与本国产品的碳成本。

然而,CBAM的部分问题在于,衡量产品碳强度的过程并不精确,可能会扭曲市场。

布鲁塞尔税务技术提供商VATCalc的首席执行官理查德·阿斯奎斯(Richard Asquith)表示,CBAM将迫使他们调整使用的贸易路线,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产品运输成本。

他说:“碳边境调节机制可能会使碳密集型国家的许多生产商无法获得有竞争力的定价,这将给目标客户和供应商带来不便。”

03 越来越多的“碳关税”,中国怎么办

欧盟坚信碳定价才是最有效的气候手段,因此推行CBAM,将碳价作为检验国外气候政策的黄金标准。

除了欧盟,美国、加拿大等国都开始着手制定自己的“碳关税”。

在COP27气候峰会上,各国也在对CBAM和其他碳定价工具进行谈判。越来越多的“碳关税”,各国怎么办?埃及Mashreq银行的一位集团税务负责人说,投资于低碳经济对于加速长期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非常重要。

"会议将公布各国对更高的碳价格的商业反应,"他补充说,价格上涨的风险是供应链中的碳泄漏、CBAM和其他政策工具导致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在COP27峰会间隙对媒体表示,要想实现全球气候目标,到2030年,全球碳价格至少要达到每吨75美元。如果世界各国领导人同意在COP27上固定价格,那么可能会伴随着包括CBAM在内的更多环境税收措施。

欧洲内部,包括钢铁公司ArcelorMittal在内的欧洲商业团体呼吁建立CBAM。因为他们担心欧盟排放交易计划下的价格上涨使其在与国际对手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也有相关人士表示,他们担心在碳密集型国家的业务,因为继续保留只会增加其产品的交易价格。

德国一家跨国连锁超市的税务经理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引入更严格的碳定价工具,公司将忙于模拟其海关出口风险。

跨国企业集团也在关注美国参议院关于美国碳关税的工作,该法案使本地公司在生产和销售碳密集型产品时,比进口商品具有价格优势。

更多的政府间领导人正在努力制定碳定价政策,而联合国税务委员会也在敲定CBAM和一些碳相关政策,以及发展中国家如何避免其他司法管辖区实施此类措施所带来的不良溢出效应。

标准化的全球碳定价解决方案可能需要多年的紧张谈判。

如果从减排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CBDR)”原则的角度,碳关税对发展中国家是否公平?中国怎么看待?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委员潘家华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认为,碳关税的客观效果显然是有利于全球的碳中和转型。对于中国,目前能源结构还是偏重于煤炭,我们的煤炭能源占比为56%,而全球煤炭在2014年消费的结构才27%,欧盟不到20%。从这个角度看,因为我们煤炭占比比他们高出一倍以上,所以碳关税对我国高化石能源消耗的企业来讲,应该是弱化我们的竞争力。

不过潘家华同时表示,我们应该看见这个对于我们能源转型的倒逼,要看它的积极效果。而且对我们的污染控制、资源保护,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还是有利的。而且,中国产品不光要走向欧盟,还要走向非洲,走向东南亚,也必须要是零碳、低碳,这才能站在道义制高点,才有竞争力。

潘家华还强调,碳关税也可转化为我们的武器。中国现在开始零碳产业园,其生产的产能和产品,是经历过检验的,是最有竞争力的。未来在国际贸易中,我们还可以把碳关税的旗子举起来,用我们的零碳产品,来引领国际贸易,来规范国际贸易。

所以,我们不要把碳关税看得那么恐怖,中国制造一定要有这种认知和信心。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

碳关税查看更多>碳交易体系查看更多>温室气体排放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