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火电火电产业企业正文

国家能源集团五年纪:击碎傲慢与偏见

2022-11-30 09:33来源:能见作者:粟灵关键词:国家能源集团五大发电火电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11月28日,国家能源集团低调纪念了它的5周年诞辰。五年前,这个横空出世的庞然大物在掌声与质疑的交织中开启了它注定不平凡的旅程。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见”  作者:粟灵)

质疑声直指彼时如火如荼的央国企兼并潮。这波浪潮催生出国家能源集团、国家电投、中国中化、新山东能源集团、晋能控股集团等一众巨无霸能源企业,进而引发业界对其“大而不强”的担忧。

“双碳”目标一度让国家能源集团新添一重质疑。在外界的普遍认知中,煤炭属于“双碳”目标首当其冲的革命对象,而身兼“全球最大煤炭企业”“全球最大火电企业”“全球最大煤制油煤化工企业”三重光环、清洁能源占比在“五大”中垫底的国家能源集团,很快便沦为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

舆论场的此消彼长往往会以实践的成败为基底。而国家能源集团这个典型样本的发展情况,关系着业界乃至国家高层对于兼并潮、“双碳”等重大议题的思考与决策。

五年砥砺奋进,国家能源集团交出了属于自己的答卷。而这份答卷,为我们重新认识兼并潮与“双碳”提供契机。

再议兼并潮

国家能源集团5年成绩单首先体现在理性的财报中。

翻看五大发电集团2018-2021年年报和2022年三季报,在营业收入和资产规模两项关键指标上,国家能源集团维持住了“大”的优势。

但“大”并不一定代表竞争力。国家能源集团要想摆脱外界对其“大而不强”的质疑,必须在净利润上下功夫。

财报显示,2018-2021年该公司净利润均远超其他四家之和。据最新公布的2022年三季报,该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超过大唐集团的11倍、华能集团的6倍、华电集团的6倍、国家电投的4倍,并达到4家之和的近1.6倍。

另一项可供参考的指标——负债率也反映出国家能源集团财务的健康性。

良好的财务状况为国家能源集团从更深层次发挥影响力奠定基础。

首先,该公司用5年实践验证了煤电联营发展模式的有效性。

自2002年国家放开电煤价格以来,“市场煤”与“计划电”的双轨制导致煤电顶牛矛盾:煤价飞涨则火电亏损,火电盈利则煤价承压。为解开这一死结,原神华集团作为当时全球最大的煤炭企业,创造性地建立起煤电联营模式,并迅速成长为四小发电集团之一。原神华与原国电合并成立国家能源集团后,新公司被国家确立为煤电联营的新标杆。

如果说国家能源集团与其他四家比利润有失公允的话,其旗舰上市公司国电电力的表现则颇具说服力。同为火电为主的发电企业,今年前三季度华能国际净利润为-39.42亿元,大唐发电为7.64亿元,华电国际为23.25亿元,而国电电力则达到50.73亿元。国电电力曾在今年半年报中提到,该公司可充分利用国家能源集团“煤电路港航”一体化产业协同优势,加强燃料一体化管控。

其次,国家能源集团用5年实践在中国发电界掀起“鲶鱼效应”。

改变最大的当属华能。作为曾经的“五大”之首,华能因国家能源集团的诞生而丧失原有光环。该公司痛定思痛开启战略调整,先是在“东线”和“北线”大举进军新能源,后又于2021年拿下中国第四张核电牌照,从而在“双碳”时代占得先机。

国家电投震撼于国家能源集团的巨大体量,发起“扩规模”运动。2017年底该公司发电总装机量仅有1.26亿千瓦,在“五大”中排名垫底,但短短四年半后这项数据便突破2亿,国家电投与国家能源集团、华能三足鼎立的新格局正式形成。

曾经深陷煤化工泥潭的大唐也把目光投向这家“全球最大煤制油煤化工企业”。上任不到2个月,大唐集团现任董事长邹磊便率队拜访国家能源集团原董事长王祥喜,商议双方在煤化工等领域的合作。去年9月,总书记亲自考察国家能源集团旗下煤化工企业,为行业注入强心剂。今年上半年大唐煤化工板块终于实现10年来首次盈利。

第三,国家能源集团成为“世界500强”中国式逆袭的重要参与者。

2022年“世界500强”榜单出炉,国家能源集团位列第85名,成为中国首家闯入世界100强的发电企业,中国能源行业“世界100强”数量创纪录地达到9家。

今年的“世界500强”榜单中,中国大陆(含香港)公司达到136家,加上台湾地区共有145家公司上榜,居各国之首,遥遥领先于美国的124家。从20年前原国家电力公司(第60名)领军仅11家中国企业入榜,到如今的中国企业傲视群雄,这场荡气回肠的中国式逆袭,国家能源集团走在前列。

国家能源集团的5年成就还体现在组织人事上。今年7月,该公司原董事长王祥喜升任应急管理部党委书记(后兼任应急管理部部长),成为近20年来仅有的两位直升正部级干部的电力央企“一把手”。二十大上,他又当选第二十届中央委员。考虑到其名字甚至未出现在5年前的第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此番入选可以视为组织上对其在国家能源集团工作的认可。而新董事长刘国跃也继承了王祥喜高度的核心意识,上任伊始便组织召开“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榆林化工重要讲话精神工作推进会”。

不只是国家能源集团,兼并潮中诞生的国家电投(原中电投与原国家核电合并)凭借“五大”中曾经独一无二的核电牌照走出一条逆袭者的强企之路。

实践证明,兼并本身没有对错,关键在于如何通过兼并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从而产生“1+1>2”的效果。从目前电力央企的合并情况来看,兼并潮理应受到肯定。

再议“双碳”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着力解决资源环境约束突出问题、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必然选择,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庄严承诺。

“双碳”目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实操层面如何推进“双碳”工作,舆论场上的博弈仍在继续。

“双碳”目标提出之初,曾一度出现运动式“减碳”乱象,新能源炙手可热,煤炭则成为众矢之的,国家能源集团更是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去年我们在《被误解的国家能源集团》一文中曾提出一个观点:“双碳”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它考验着一个国家的承压能力和变革动力。而国家能源集团作为全球最大的煤炭和火电公司,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块阵地。“双碳”领域的标杆企业应该至少在两方面取得出色成绩:第一是妥善处理煤炭和火电,第二才是大力发展新能源。基于我国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一切不讨论煤炭和火电的“双碳”方案都是耍流氓。

这块最重要的阵地很快得到国家最高层的重视。短短半年间,总书记先后两次以该公司为舞台就“双碳”议题发表重要讲话。去年9月,总书记考察国家能源集团榆林化工有限公司,以此为分水岭,其关于能源行业的考察参观重点开始从清洁能源向传统能源倾斜。今年全国“两会”上,总书记听取内蒙古代表团代表、国家能源集团包头煤化工公司贾润安的发言后,又作出“不能把手里吃饭的家伙先扔了”的重要指示。

关于“双碳”,中央的思路越来越明晰——“双碳”目标一定要如期实现,但不能以激进的方式、以牺牲能源安全等价值为代价来实现。

对“双碳”目标的认识不断深化发展根植于近两年国内外形势的变化。

国内形势来看,去年多地出现的拉闸限电现象引起高层高度关注,“能源不可能三角”中的“安全”价值被摆到重中之重的位置。确保能源安全,需要立足我国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传统能源的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替代的基础上,坚持先立后破。这是中央在应对去年能源安全新形势时针对问题与挑战总结出的宝贵经验,有利于我国“双碳”事业更加健康可持续地向前推进。

国际形势来看,俄乌冲突激化国际能源供需矛盾,欧洲多国被迫重启煤电以解决危机。这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中国在“双碳”议题上所面临的国际舆论压力。诚然,实现“双碳”目标,不是别人让我们做,而是我们自己必须要做,但相对宽松的国际环境有利于我们更加从容地把握目标推进节奏,有计划分步骤实施碳达峰行动。

如何有计划分步骤实施碳达峰行动?

具体到央企层面,去年年底,国资委发布了一份《关于推进中央企业高质量发展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指导意见》。文件提出,到2025年,中央企业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调整优化要取得明显进展,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达到50%以上。

此前,我们曾在《数说能源|任务进行时:央企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达到多少了?》一文中统计过国家能源集团、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电投、三峡集团、中核集团、中国广核、华润电力、国投电力、中国节能等11家主力发电央企的装机数据。截至2021年底11家央企可再生能源装机总占比已达到43.2%,较2020年底的39.91%提高了3.29个百分点,距离50%的目标还差6.8%。初步估算,2025年完成目标任务的压力不大。

9.png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2025年央企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达到50%以上,并非指每一家电力央企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占比均达到50%以上,而是总体上达到目标即可。各家电力央企需结合自身情况把握发展节奏,配合完成总体目标。

具体到国家能源集团,出于核心意识,该公司接下来的发展重点注定会向煤炭和火电领域倾斜,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可再生能源尤其是新能源的发展。事实上,刘国跃上任后就一直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以煤炭保能源安全,以煤电保电力安全,以新型电力系统建设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以综合能源服务能力提升公司综合实力,勇做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稳定器压舱石和助力国民经济稳增长的最稳定可靠力量”。

10.png

从可再生能源装机量来看,2021年底国家能源集团达到7728万千瓦,在11家发电央企中仅次于领军的三峡集团和国家电投,排名第三,可以算作央企完成2025年总体目标的一支主力。该公司去年在光伏领域的表现尤为亮眼。由于光伏发电装机量曾长期“五大”垫底,去年国家能源集团奋起直追,2021年底装机量较2020年底猛增409%,达到860万千瓦,进入“五大”中游水平。

但国家能源集团近年来在风电领域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作为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企业,该公司曾为中国风电稳坐全球规模第一以及中国风电全产业链崛起立下汗马功劳。不过,当国家能源集团在中国发电界掀起“鲶鱼效应”的同时,各大发电央企却在风电界向国家能源集团发起反式“鲶鱼效应”。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国家能源集团风电新增装机量落后于国家电投、华能、三峡、中国广核、中国电建,屈居全国第六;其累计装机量的优势也因此不断缩小,这一现象已持续数年。

当我们去年提出“双碳”标杆企业既要妥善处理煤炭和火电、又要大力发展新能源时,我们更多是希望借国家能源集团呼吁业界重视煤炭与火电。但在今年煤炭与火电强势归来的大背景下,我们意在提醒国家能源集团给予新能源尤其是其传统优势的风电更多关注。

如何在先立后破之中找到新旧能源的发展平衡点,考验着新任董事长的智慧与魄力。在“双碳”新征程上,被寄予厚望的国家能源集团可以且应该成为将硬币两面都打磨完美的标杆。围绕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的目标,期待该公司在2027年的“十年纪”、2032年的“十五年纪”给予外界更多惊喜。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

国家能源集团查看更多>五大发电查看更多>火电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