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电力网首页
广告投放 | 会员服务




2019年售电实务与营销研讨会(第一期)“北极星杯”2019光伏影响力品牌评选2019风电深度技改及智慧运维3.0高级培训班2019光伏新时代论坛暨“北极星杯”2019光伏影响力品牌评选颁奖典礼
热门关键词:
要闻评论市场报道项目 访谈政策数据技术企业人才财经管理国际人物会展会议培训论坛招标媒体回顾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电力网 > 市场频道 > 火力发电网 > 市场 > 正文

蒙东褐煤沉浮

北极星电力网新闻中心  来源:能源杂志  作者:沈小波  2019/9/16 15:10:57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火力发电   关键词: 煤炭行业 大唐集团 煤化工

北极星火力发电网讯:搁浅停滞多年的褐煤项目如今依然伫立在大草原上,曾目睹褐煤产业兴衰阵痛的人们,更希冀在新的产业周期下和市场变动中,不再迷失。

(来源:能源杂志 ID:energymagazine 作者:沈小波)

中国北疆内蒙古地下埋藏的丰富煤炭资源,让这片广袤的草原见证了煤炭工业的沉浮风云。在内蒙古东部,很多人的记忆中依然储存着曾经疯狂投资褐煤的场景。

褐煤是发热量最低的煤种,富含水分,不宜长途运输,内蒙古东部几乎占据了我国3000亿吨褐煤储量的70%以上。在过去煤炭黄金十年的产业兴旺期,包括五大发电集团在内的央企,及各路资本凶猛地涌向这一地区,他们疯狂圈地、囤积资源。

但好景不长,由于褐煤提质工艺的技术困境,以及内蒙古自身电力消纳的现实阻碍,当地巨量投资的褐煤项目日渐凋零,几乎所有参与其中的利益方都进退两难,此前大举投资的工厂也变得荒凉。

如今,产业周期的波动和煤炭价格的上涨似乎又给了褐煤产业新的生机。对于蒙东地区来说,这意味着一度沉寂的重要经济支柱又重回轨道,在当地主政官员眼中,褐煤又变成了香饽饽。

“现在褐煤只要挖出来,就是赚钱的。”锡盟能源局一名官员对《能源》记者说。

显而易见的是,相比十年前激进式的开发浪潮,如今蒙东地区褐煤产业的全局性规划变得更加理性克制,当地主管单位也为褐煤找到了更为准确的产业定位。在满足蒙东本地需求外,还供给邻近的东北的煤炭缺口,以及特高压长距离输电新增电源点的煤炭需求。

但即便如此,对于如何更大限度的挖掘褐煤的经济价值,以及如何在更长远的产业发展维度中实现褐煤的高效利用,依然是摆在各方利益主体面前的艰难课题。

浪潮之源

8月下旬的锡林浩特秋意渐浓,大唐国际锡林浩特发电厂2台66MW的发电机组进入了最后的试运行阶段。

大唐锡林浩特发电厂是锡盟至山东特高压外送通道配套7个电源点之一,进入试运行阶段,意味着锡盟至山东特高压工程即将新增一个投运的电源点。

锡林浩特电厂是一个坑口电厂,依托的煤矿是在当地鼎鼎有名的胜利煤田东二矿。大唐国际依靠这个电厂以及多伦的煤制烯烃项目,获得了储量极为丰富的胜利东二矿的开采权。

事实上,时间倒退至10年前,胜利煤田东二矿便是蒙东褐煤开发浪潮的一个标志。

内蒙古东部5个盟市地表下,埋藏着巨大储量的褐煤,胜利煤田东二矿是其中资源最为丰富的煤矿之一,2009年就建成了1000万吨/年的产能。

胜利煤田东二矿也是大唐集团多元化战略的核心,围绕这个拥有巨大潜力的煤矿,大唐集团规划了电厂、煤制烯烃以及后来的煤制气项目。

中新能化科技公司是大唐集团下属的集中管理煤炭转化项目的平台,2017年引入新的投资者后,由大唐集团持股3 5%。中新能化一名高管向《能源》记者回忆,大唐集团承诺在蒙东投资配套电厂及煤制烯烃项目,籍此获得了胜利煤田东二矿的开采权,此后,大唐集团内部规划同样由东二矿为此后投资的克什克腾旗煤制气项目供煤。

企业在内蒙获取煤炭资源,就地转化项目是绕不过去的门槛。早在“十一五”期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就明确要利用丰富的煤炭资源来促进本地工业的发展,在煤炭配置上向就地深度转化加工倾斜。

2004年,内蒙古发布《进一步加强煤炭资源矿业权设置及重点转化项目资源配置管理工作的意见》,要求煤炭资源富集区矿业权设置,无论是已探明或尚需探明的矿区,都要向在自治区投资的煤化工、煤液化、煤电化等重点大项目倾斜。

该《意见》要求,取得配置煤炭资源的企业和已取得煤炭生产资格的企业,在区内就地转化量必须达到50%以上。

“上世纪末,煤价低迷,电力企业效益却很好,到新世纪之初,电力企业手头资金充裕,考虑到‘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要求,多元化成为趋同的选择。”上述高管说。

大唐集团是国内五大电力央企之一,向上游延伸成为顺理成章的选择,结合内蒙古的就地转化政策,大唐构建了以胜利煤田东二矿煤源,多种煤炭转化项目的多元化战略体系。

从2002年开始,煤炭行业开始度过寒冬,由于下游能源需求的持续强劲增长,煤炭逐渐供不应求,煤炭价格一路走高。

在 “十五”期间,内蒙古煤炭开发的重心仍然在蒙西,这里同样储量巨大,而且埋藏均为高热值优质煤。到“十一五”期间,蒙西的煤炭资源划分已经接近尾声。

2006年,内蒙古发改委发布《能源工业十一五规划》,蒙东褐煤开发提上日程,内蒙古计划在“十一五”期间,开发呼伦贝尔、霍白平、胜利三个大型褐煤基地,合并产能将达1.59亿吨。

但事实的发展远超过最初的规划设想。呼伦贝尔和锡林郭勒是蒙东的两个主要褐煤产区,2009年,这两个盟合并褐煤产能约为1.25亿吨,等到了2010年,产能迅速翻番,蒙东褐煤产量达到了2.64亿吨。

以蒙东储量最为丰富的锡盟为例。2008年,锡盟褐煤产量为4666万吨,是2007年的1.2倍。彼时锡盟的“十一五”及远景煤炭工业规划预计,2010年褐煤产量达1.2亿吨,2015年达到3亿吨/年以上,2020年达到5亿吨/年。

锡盟对本地褐煤的下游需求持乐观态度,规划中褐煤产量的大部分均需要外送盟外市场。

彼时煤炭价格高企,为运输成本较高的褐煤带来了想象空间。2010年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蒙东的褐煤发热量远低于蒙西的高热值优质煤,但运力瓶颈较小,通过铁路运送至锦州、营口港下水,运送至上海、浙江,同等热值煤价可比优质动力煤便宜50%。

上述报告看好2011-2012年褐煤市场,认为两年内蒙东新增褐煤产量将超过2亿吨,其中1.5亿吨外送,除传统吉林、辽宁市场外,下水煤将达到7000万吨。

锡盟一家煤企的负责人表示,当时业内普遍看好煤炭市场前景,蒙西、山西、陕西的煤炭资源瓜分接近尾声,新疆煤炭资源丰富,但离消费市场太远,蒙东仿佛一夜之间成了各方争夺的焦点。

从2009年开始,蒙东的褐煤产量开始迅速攀升。2011年蒙东褐煤产量达到3.09亿吨,同比增16.8%,2012年产量增长至3.38亿吨,到达了蒙东褐煤产量的巅峰,从此之后产量开始下滑。

相比其他地区煤炭开发以传统煤炭企业为主,蒙东褐煤开发的主角是五大电力集团。

根据2014年的一份统计报告,蒙东地区的煤炭生产企业以五大发电集团煤炭公司、原神华集团以及阜新矿业集团为主,上述煤炭企业的产能占蒙东地区煤炭产能的70%以上。

煤炭十年黄金期的旺盛需求催生了蒙东褐煤开发的热潮,对未来煤炭需求的过于乐观,并借着褐煤开发的东风,整个蒙东地区如雨后春笋般诞生了一大批煤炭转化项目,但短短几年后,随2012年煤炭寒冬到来,蒙东的褐煤开发企业普遍陷入困境。

百亿代价

与褐煤开发浪潮同行的,是褐煤提质项目大行其道,这些褐煤提质项目多达数十个,但最终无一成功。有业内人士粗略估算,仅计算已投资的褐煤提质项目,总投资已达百亿元。

大唐国际锡林浩特褐煤干燥项目设计褐煤年处理能力达500万吨,就位于胜利煤田东二矿的边缘地带。知情人士向《能源》杂志记者透露,项目建成运行没多久后,发生了一次事故,随后整个项目便长期处于闲置状态。《能源》记者探访项目现场发现,如今仅有两个工作人员轮流换班看守设备。

大唐国际曾经豪赌褐煤的产业野心是明显的。围绕胜利煤田东二矿,大唐国际构建了自己的煤基转化多元化战略,从多伦的煤制烯烃项目,到矿区内的大唐国际锡林浩特电厂,以及位于克旗的煤制天然气项目也符合这一战略逻辑。

中新能化内部人士表示,从规划的煤基转化项目来看,胜利煤田东二矿即使如计划达到6000万吨/年的产能,大唐的煤转化项目也足以消纳。

大唐克旗煤制天然气项目规划三期共40亿立方米煤制天然气产能,如果全部建成,年消耗煤炭接近2500万吨。

上述人士表示,克旗煤制气项目需要的是块煤,由于褐煤开采出来仅有部分是块煤,仅克旗项目就需要5000万吨/年的煤炭产能,此外还有多伦一期煤制烯烃约800万吨煤炭需求,以及锡林浩特电厂约450万吨煤炭需求,加上后期项目,胜利煤田东二矿6000万吨/年的产能完全可以在大唐内部消化。

胜利煤田东二矿最终仅建成一期1000万吨/年的煤炭产能,本应匹配2010年投产的多伦煤制烯烃项目,但由于多伦煤制烯烃项目运行负荷长期上不去,胜利煤田东二矿生产的煤炭也无处可去。

重重矛盾下,大唐不得不为煤炭寻求出路,最直接的选择就是锡盟本地煤炭市场,彼时主要的需求方是当地的发电厂,或退而求其次,覆盖附近东北的电厂需求,但由于这些电厂锅炉的设计并不能匹配褐煤,大唐不得不投资干燥项目,改变煤质,以满足电厂需求。

业内人士表示,不仅发电厂有锅炉和煤种匹配的要求,煤化工项目中气化炉也存在和煤种匹配的要求,为了让褐煤适应这些需求方,干燥项目应运而生。

另一方面,按照理想规划,通过干燥,褐煤可以提高热值,蒸发掉占比高达20%-50%的水分,降低运输成本,扩大运输半径,并可以卖出一个好价格。据锡盟煤炭“十一五”规划,外送盟外市场的褐煤,部分将通过提质项目提高热值、降低水分,来降低成本,并送至盟外消费地。

锡盟一家煤矿负责人表示,根据2004年的内蒙的煤炭资源配置政策,褐煤提质也算煤炭转化项目,可以配置煤炭资源,由于褐煤提质项目的投资额要比煤化工项目低一个数量级以上,通过投资褐煤提质项目来获取内蒙煤炭资源,也成为当时一些投资方趋同的选择。

2011年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仅在锡盟一地,备案的褐煤提质及配套项目就达22个,规划总投资241.3亿元。

一位煤化工业内人士回忆,在褐煤开发兴盛的那些年,褐煤提质是业内关注的焦点,相关的大小会议密集召开,业内对褐煤提质寄予了极大的热情。

但市场再次给投资者们当头一棒。随着煤炭行情的低迷,以及褐煤提质项目的逐个失败,褐煤提质逐渐在业内销声匿迹。长青中美能源技术公司是一家褐煤干燥技术提供商,长青中美能源副总经理张超表示,早在几年前,褐煤提质的项目就已经全部停掉,甚至作为一个技术方向,褐煤提质方向的技术研究,在国内也已经基本消亡。

事实上,褐煤提质作为一个产业在国内消失,核心原因之一在于此前推动其发展的动力已经不复存在。

褐煤与电厂锅炉或煤化工气化炉的匹配是一个双向匹配的过程。上述锡林浩特矿业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早期煤炭企业希望通过褐煤提质来匹配电厂锅炉,后来随着褐煤产量愈发扩大,廉价而丰富的褐煤开始促使电厂主动对锅炉进行技改,以适应褐煤。

不仅如此,煤化工项目中也存在同样情况。典型如呼伦贝尔金新化工的合成氨项目,该项目一开始使用3台BGL气化炉,煤源为本地的褐煤,项目负荷上不去。金新化工与长青中美能源合作,投资建设了一个年处理能力3万吨/年的褐煤干燥试验项目,来改变煤质匹配BGL气化炉。

试验项目成功后,金新化工可以扩大褐煤干燥规模来匹配BGL气化炉,来提升项目运行负荷。同时,金新化工也可以选择新增可以吃“百家煤”的壳牌气化炉,来弥补气化能力不足,提升负荷。金新化工两相比较,最终选择了新增投资较少的增设壳牌炉方案。

与此同时,褐煤干燥项目在政策方面的推动力,早在2009年就已经踩下了刹车。彼时,内蒙古出台的新的煤炭资源配置政策,明确要求不再为新增的褐煤干燥项目配置煤炭资源。

但当褐煤产业虚火旺盛时,无论是供销体系的变化或政策的调整,都未能给予投资开发者们激进的热情,他们曾设想中的通过褐煤干燥,长距离运输开辟更大的煤炭消费市场的美好愿望,很快就被现实否定。随着煤炭寒冬的到来,开采成本与坑口价倒挂的褐煤,更无力额外新增提质成本,寻求更远的煤炭市场变成了遥不可及的目标。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电力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电力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广告直拨:  媒体合作/投稿:陈女士 13693626116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于北极星 | 广告服务 | 会员服务 | 媒体报道 | 营销方案 | 成功案例 | 招聘服务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 1999-2019 北极星电力网(Bjx.Com.Cn) 运营:北京火山动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080169号京ICP备09003304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58号电子公告服务专项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