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能源煤炭评论正文

煤管票变“煤绑票” 榆林全面取消

2022-09-15 13:24来源:中国能源报作者:朱妍关键词:煤炭煤炭产量煤矿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鄂尔多斯市能源局:2022年8月31日,国务院督查组提出停止使用榆林市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的指导意见。榆林市委、市政府决定从9月1日起,全市所有涉煤企业停止使用榆林市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撤销所有公路煤炭计量站、驻矿计量验票点,我市境内所有运煤车辆不再携带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如有过境你市的运煤车辆,请给予通行。”9月1日,榆林市能源局发布一则《关于落实国务院督查组督查意见的函》,宣告着一项运行16年之久的制度在当地成为历史。

煤炭销售计量专用票俗称煤管票,集产量控制、运输管控、计量统计等功能为一体。在榆林,煤管票长期被作为原煤出产地的唯一有效票据,域内所有煤矿按票组织产销及运输。突然全面取消的举动,很快在业内引发关注。

■■煤管票曾是唯一“通行证”

榆林不但是产煤大省陕西的主产区,也是全国产煤量第二大的地级市。2021年,该市煤炭产量突破5.5亿吨,占到全国煤炭总产量的13.6%。仅去年四季度,其就承担了湖北、湖南等12省份、2200万吨以及省内400多万吨的电煤保供任务。大量煤炭外运仍以公路为主,煤管票则是唯一“通行证”。

“运煤车辆一车一票、一票一号。”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人士介绍,榆林煤管票从2006年起全面使用,生产企业须按时领票,并在煤炭运出产区时接受验票。除了在各矿设有驻矿煤炭计量站,部分地区还会在主要运煤公路上设站,对煤管票进行二次查验。“无票不得运出产区,检查时将劝返没票的车辆。”

早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当地主管部门曾公开肯定煤管票的重要性。“以煤管票为抓手,统管煤炭生产、安全、销售,这是我们30年来结合煤炭行业工作特点,经过不断探索总结、提高完善,形成的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体制,在整体工作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时任榆林市煤炭运销管理站站长陈静称。榆林市能源局安全科科长王海军表示,以煤管票管理制度为代表的榆林模式,从根本上解决了政府管理部门对矿产资源开采企业难以准确统计数量的难题。

然而,当记者进一步向当地企业人士、行业专家询问时,有人三缄其口、有人避而不谈、有人反复表示“煤管票的事情很敏感,所以不能透露姓名”——“这张票相当于一个生产权,威力比要求煤矿停产检修还厉害”“说起来是需多少、领多少,但有时不给点好处,煤管站就不好好让你领”“设立初衷是为了抑制超能力生产、保障安全运输,执行过程却存在走样”“有企业超额生产部分没有票、运不出,就找其他企业帮忙代销,后者从中收取代销费……”

■■与煤炭保供要求相悖

记者独家获悉,榆林全面取消煤管票,是经国务院第九次大督查第十六督查组督查的结果。主要原因在于,国家有关部门下达给榆林市的煤矿产能,由当地煤管站分解到各煤炭企业,而煤管票绑定了煤炭的生产、运输、销售,变身“煤绑票”。榆林市对煤炭产供销违规设置行政许可、行政检查,阻碍煤炭保供给、保畅通,并给企业增加了不必要负担。

“听起来有很多用处,甚至有人觉得这是一项可以推广的管理经验。但煤管票的设立于法无据。”了解督查情况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地方性法规的行政许可设定权主体是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地方政府并无权限。“榆林煤管票制度涉及票的印制、发放、查验和稽查,这些行为没有法律法规支持,是地方自行设定的行政许可、行政检查。”

更为严峻的是,煤管票破坏了保供、保畅、保产业链。“煤管票为企业正常生产经营设置前置条件,不经发票许可,国家下达的生产指标就落实不了,影响保供大局。把煤管站设在矿区及公路上,运煤车不得出榆林市界,阻碍正常物流交通,进而影响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而榆林又是重要的产煤区,长此以往对全国煤炭保供将产生连锁效应,与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战略部署也相违背。”

上述人士还透露,煤管票由榆林市财政局负责监制和印制,2021年累计印制1298万份。“早年,企业领票时每本缴纳1元/吨的水土资源保持费,后改为收取押金。这又是一笔不小费用,比如府谷县按3万元/本标准缴纳,截至今年8月31日已收取押金48486万元。榆林能源主管部门声称,煤管票是为了限制煤矿超产能生产、防止黑煤窑、方便计量、作为征税参考。事实上,煤矿产能管理由矿监部门负责,非法开采由矿产资源部门负责,计量有出厂磅单作为依据,税务部门以发票而不是煤管票作为计税依据,煤管票所谓的职能均不成立。”

■■煤矿产能放大

围绕煤管票为何取消、如何取消,以及取消后的落实、管理等情况,记者给榆林市能源局发去采访函,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记者又多方了解到,继8月31日督查组谈话后,榆林市政府表示立即整改,决定从9月1日起停止煤炭检查站工作、停止发放煤票,市能源局向各县区回收已发放的煤票,且不再开展煤票验票业务。

“8月31日晚,榆林主要负责同志向督查组作了专题汇报,并召开专题会议提出,要把督查指出问题作为整改长期违规设站发煤票问题的重要契机,立即行动,立行立改,要求各涉煤县市区和市级相关部门切实提高思想认识,深刻反思整改,组建专班推进整改工作。”上述人士透露,同时展开的自查包括是否存在收费和行政处罚行为、是否收取煤炭计量票押金、是否收取代销服务费等具体内容。

截至9月2日,撤站撤人工作已全部完成,合计共撤站86个,撤离工作人员1345人。拆除临时建筑30处,封闭停用各类场所28处,清理电脑、打印机、摄像头、服务器、道匝等各类设施设备1493台(套)。此外,责成神木市、府谷县政府从9月1日起,组织能源部门向各相关企业退还煤炭计量票押金。榆阳区煤业集团、横山区能源运销公司、府谷县能源投资集团分别开展了煤炭代销业务,经查已由三地政府责成其立即取消。

据易煤资讯9月5日统计,取消煤管票后,榆林煤矿的产能得到放大,主产区煤炭价格已出现松动。中宇资讯分析显示,相关复杂程序减少,使矿上的运输流通速率较之前有所加快,目前来看,取消煤管票暂无其他方面影响。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