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电力火电火电产业评论正文

煤电力闯保供转型关

2023-01-16 10:04来源:中国能源报作者:仲蕊关键词:能源转型煤电三改联动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双碳”目标下,我国先立后破的能源转型路径逐渐清晰,煤电项目“重启”意味着煤炭利用与降碳不再是简单的此消彼长关系。在此背景下,煤电产业必须按下换档升级、精细化管理的“加速键”。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仲蕊)

以不足50%的装机占比,生产全国60%的电量,并承担70%的顶峰任务,这是煤电在保障电力安全稳定供应中发挥出的压舱石作用。在保障能源安全、推进现代能源体系建设的进程中,煤电要兼顾兜底保供和清洁高效发展。

北大能源研究院课题组日前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1-11月,我国新核准的煤电项目装机总量达到6524万千瓦,超过2021年核准总量的3倍,其中第三季度核准装机总量最高,达到2414万千瓦。

一边是新增装机规模的激增,一边是存量项目加快“三改联动”,二者推动煤电在扩容和改造进程中加快转型。业内认为,“双碳”目标下,我国先立后破的能源转型路径逐渐清晰,煤电项目“重启”意味着煤炭利用与降碳不再是简单的此消彼长关系。在此背景下,煤电产业必须按下换档升级、精细化管理的“加速键”。

煤电项目投资规模扩大

“十三五”期间,煤电经历了投资规模的大幅下降。中电联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2020年,国内火电投资额从1174亿元下滑至553亿元。不过这一趋势在2021年实现改观,2022年以来我国煤电项目投资规模一路上行。

记者注意到,从去年7月至今,新疆、贵州、广西、江苏等省区均有新增煤电项目进入环评审批、用地预审、可研报告编写讨论等阶段。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2021年印发的《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明确指出,推动煤电向基础保障性和系统调节性电源并重转型。为符合上述要求,2022年国内新增煤电投资大多采用“新能源+煤电”的特有模式。

例如,2022年9月开建的疆电外送第三条直流通道——哈密至重庆±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就配套了400万千瓦、1020万千瓦的煤电和新能源项目,其中风电、光伏发电、光热发电分别为700万千瓦、300万千瓦、20万千瓦。

安信证券分析认为,从国家层面看,火电投资额持续增长,除了能源保供需求下新核准煤电装机量提升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随着新能源装机的大规模投产,用于调峰的火电机组需求将持续提升。

部分地区仍需煤电兜底

除煤电定位变为基础性调节性电源外,部分地区的电力结构也决定了其短期内仍需要煤电项目的支撑。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指出,以湖南为例,该省地处两湖一江腹地,由于水电资源比较丰富,煤电在当地主要发挥积极性调节作用。“但过去五六年间,湖南煤电利用小时处于稳定提升态势,充分说明其电力供需基本面在悄悄发生变化。”

“煤电利用小时数持续提高,意味着煤电在湖南省的电力安全保供中发挥的作用更大。换言之,不仅在水电的枯水期煤电机组要开,在丰水期也存在电力供应不足问题,需要煤电供应补缺。”袁家海解释,“随着浩吉铁路开通,电煤的集散输运得到较大改善,湖南省过去几年规划了一些新的大型煤电项目,以进一步发挥好煤电保供作用,补足当前全省电力供应紧张局面。”

湖南省能源规划研究中心综合处处长张武军表示,湖南现有的存量煤电机组还要进行相应的灵活性改造,部分20万千瓦、30万千瓦机组的老电厂随着服役期到来会慢慢转成紧急备用电源,成为特殊情况下的保供措施之一。“因此,湖南在‘十四五’及‘十五五’期间还需要一定的煤电项目支撑。”

另外,山东作为我国煤电装机第一大省、电力需求大省,其1.06亿千瓦煤电装机占全国煤电总装机的约10%。该省2022年发布的《山东省电力发展“十四五”规划》明确,2025年建成投产大型煤电机组1000万千瓦以上。

因地制宜推进改造

“双碳”目标下,持续上升的煤电投资规模也对煤电的精细化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山东省热电设计院院长刘博表示,以山东为例,其煤电装机中的热电比重达到75%左右,而在热电结构中,30万千瓦以下小机组供热量占89.5%,30万千瓦及以上机组的供热量占10.5%。“山东的问题在于电力电量平衡相对容易解决,但热的保供问题,尤其是部分煤电机组关停后的供热缺口问题仍无有效解决方案。”

对此,袁家海指出,“双碳”目标下,我国进一步提出大力推动煤电节能降碳改造、灵活性改造、供热改造“三改联动”,并非指的是在同一基础上同时进行改造。以灵活性改造为例,如果将百万千瓦煤电机组改成灵活性电源,虽然这些机组以高参数的优势具备较低煤耗水平运行的特性, 但较低的负荷可能导致其无法保持既有优势。从这个角度上看,“三改联动”要结合各低机组的实际情况,按照“一厂一策”“一机一策”来开展。

“值得关注的是,煤电机组在改造成灵活机组后,利用小时数降低将导致发电量进一步减少。‘十四五’时期,煤电调节价值和可靠容量价值在电力市场中如何得到承认或补偿,可能是实现全国范围内实现有序推进煤电机组灵活性改造要解决的根本问题。”袁家海表示。

袁家海进一步指出,无论是“十四五”时期部分省区建设可再生能源配套电调节的煤电项目,还是为弥补基础电力供应不足而建的煤电项目,煤电总体装机规模一定有上限。“从中长期看,电力灵活性资源开发不能仅从煤电改造上下手,还需走多元提升路径,挖掘更新、更多的具备向上调节和长周期调节的灵活性资源,从根本上保障和提升电力安全。”

投稿与新闻线索:陈女士 微信/手机:1369362611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

能源转型查看更多>煤电查看更多>三改联动查看更多>
最新热点企业风采